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王妃反穿記 »  第四百二十一章、和好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四百二十一章、和好

小說:王妃反穿記作者:千年書一桐
返回目錄

    康馨找到金珠,說前一天晚上她哥哥不知因為什么事情對她嫂子發了頓脾氣,結果當即就把唐紫妍氣得住進醫院了,孩子可能要早產了,現在還躺在醫院里保胎。

    “因為什么呀?難道你哥不清楚唐老師現在生不得氣?”金珠雖然有點嫌康馨多事告訴她這件事,可本著人道主義精神,還是先問了些唐紫妍的情況。

    “具體我也不清楚因為什么,只是隱約聽到他們提到了你的名字,金珠,我想問問你最近這段時間有沒有見過我哥哥?”

    康馨說完見金珠變臉,忙拉了下她的手,“金珠,我不是懷疑你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我怕我奶奶會來找你質問什么,你,你最好有一個心理準備,對不起,我怕我攔不住她。”

    “你哥哥跟你嫂子吵架了你奶奶要找我來質問,憑什么呀?這跟我有什么關系,我什么時候見過你哥哥?”金珠聽了勃然起怒。

    這都什么跟什么呀?

    不過話剛說完,她忽地想起來她結婚那天康學熙曾經出現過,難道是因為他來參加她的婚禮了而引發的矛盾?

    可這不對啊,如果是因為康學熙來參加她的婚禮引發的矛盾,那么發脾氣的應該是唐紫妍而不是康學熙吧?

    可不是因為這件事,那還能是因為什么?

    難道康學熙又后悔了,又開始搖擺了?

    可這也不對啊,她除了自己結婚那天見過一眼康學熙,兩人幾乎快一年沒有交集了,這康學熙要搖擺也總有一個理由吧?

    再說了,她都已經嫁給黎想了,成了黎想正式的妻子,而唐紫妍也很快就要做媽媽了,康學熙還有什么可搖擺的?

    “我也是怕萬一,畢竟我嫂子的情況有點危急,我奶奶會遷怒你也正常,如果我嫂子能平安闖過這一關,我奶奶興許也不會來找你。”康馨有點抱歉地說道。

    她也覺得奶奶的行為有點不講理,可盛怒之下的老人是沒有道理可講的,現在大家就盼望著唐紫妍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只有這孩子平安了老人家才能回歸理智。

    “算了,這事也怪不上你,你也盡力了,你嫂子現在怎樣了?”

    康馨能選擇在這個時候來告訴她一聲,肯定在家也沒少勸老太太,還有,金珠也想起了以前康馨沒少為她和康學熙的事情操心,要不是康馨找她奶奶說情,說不定康學熙不會那么快放下金珠,黎想那次的事情也不會這么好解決。

    所以金珠也欠了康馨不少人情,她沒有道理對康馨擺臉色,再說這件事委實也怪不上康馨。

    “現在在醫院保胎呢,剛七個月,老話雖說什么七活八不活,可孩子不足月便生出來肯定會先天不足,所以我奶奶和我媽媽的意見是先保胎,實在不行再剖腹生出來,昨晚我哥也嚇壞了,在醫院一直陪著我嫂子。說實在的,我也搞不懂他們到底因為什么吵架。”康馨苦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

    她是真的希望哥哥和金珠兩人都能獲得幸福,也是真的希望哥哥能真正放下金珠,好好善待嫂子,因為這種求而不得的痛苦她真的懂,所以才不希望哥哥再糊涂下去了。

    金珠聽了不做聲,她是忽然想到了金柳,金柳這段時間看著雖然跟以前沒什么區別,該做什么依舊做什么,可細心的金珠發現還是有所不同,她的眼睛不再像以前明亮,最重要的是她的人也消瘦了不少,以前的臉上還有點胖嘟嘟的嬰兒肥,現在卻生生變成了錐子臉,令金珠見了心疼不已。

    說實在的,有的時候金珠真的搞不懂,又不是有多深的感情,明明知道是一步死棋,明明知道是一條歧路,為什么還非得一條道走到黑?

    就像康學熙對金珠,金珠自己至今也搞不懂康學熙為什么會對她動了心思,兩人接觸的機會真的不多,談不上有多了解,更談不上有什么感情基礎。

    還有金柳對李睿釗也是,不過就是對方舉手之勞曾經幫了她一次,就算這一次真的很關鍵很重要,可那對李睿釗來說也是舉手之勞,能跟劉晟這么多年的守護相比呢?

    康馨見金珠臉上也一團郁結,以為她也是在為唐紫妍擔心,為自己擔心,想了想,便換了個話題。

    “對了,我還想跟你說一件事,我不打算跟著謝老師去云南了,我向老師推薦了鄒恒。”

    “為什么?”金珠第一反應是聯系到了自己身上。

    這段時間她跟康馨確實走得不近,這也是她至今沒有拿定主意去還是不去的理由之一,因為去了之后,她不可避免地要跟康馨同吃同住同行,多少有點尷尬。

    “沒什么,我的劇本要開機了,對了,我跟二哥說了,想請你家阿想和你妹妹金柳做主演,正好是一部青春偶像劇,我覺得你妹妹的形象和氣質都比較符合,黎想就更不用說了,他現在是偶像中偶像,我正想跟你說讓他們兩個去試試鏡呢。”

    “青春偶像劇?我妹妹好像不太合適吧,她可是從農村出來的呢。”金珠婉轉地拒絕了。

    “金珠,行不行不是你和我說了算的,導演會看的,我跟你說實話,我不是沖你的面子選金柳的,是真心想請她和你家阿想來幫我撐起這部劇,你也知道,這是我第一次寫劇本,我很希望能一炮打響來,這樣的話我家里人才會支持我開一個工作室。”康馨很誠懇地說道。

    “金柳下個學期要升高三,時間上可能不太允許,阿想八月底要去美國留學,恐怕也抽不出空來,他現在這個劇組據說要等到七月底八月初才能結束。”金珠答的也很誠懇。

    其實,她心里明鏡似的,比黎想和金柳更合適的人選有的是,康馨這么做無非是想借這個機會捧紅一下金柳,因為金柳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演過女一號,如果搭檔黎想演女一的話,是很有可能一炮而紅的。

    還有黎想也是,上次康學熙把那塊地高價賣給了黎想,康馨一直覺得有點過意不去,可她又左右不了她哥哥的想法,現在好容易有個機會擺在眼前,想必她也是想借這個機會關照黎想一下。

    畢竟拍戲來錢還是快,黎想的片酬一集達到了五十萬,二十集便是一千萬,再加上金柳的片酬,這個數目足夠金珠一家換套大房子了。

    金珠之所以這么想,是因為她結婚的時候康馨去過她家,知道結婚后她和黎想還得在閣樓上住著,金牛也還在劉晟家住著,鄒恒問了一句黎想掙了這么多錢為什么不換套大房子,當時潘曉瑋搶白了一句“這還用問,沒錢唄。”

    金珠記得潘曉瑋還對康馨翻了個白眼,很難說康馨當時會不往心里去,所以現在找個機會來彌補一下。

    可惜,金珠不需要這份彌補,而且她相信黎想也不會需要,尤其是這份彌補還牽扯到了李睿鐘。

    果然,康馨聽了金珠的話頓覺頗為失望,沉吟了片刻,“好吧,那我再回去跟二哥商量商量,看看換誰比較合適。”

    金珠點了點頭,正要離開,只見康馨忽地又拉住了她,臉微微有點紅了,臉上的表情稍微有點糾結,像是有什么難以啟齒的事情想問又問不出口,略遲疑了一下,還是咬著牙開口了。

    “金珠,我想問問你,如果我不說換人,你會不會跟我同去云南?”

    金珠聽了微微一怔,她沒想到康馨會問出這樣一句話來,在她印象里,一直以來康馨都是驕傲的,就算是輸了比賽,她也能優雅從容地給金珠一個擁抱;就算是被壞人抓住了,她也只是嚇得大喊了一聲金珠的名字,也沒有哭著喊著求金珠回來救她。

    可眼前的康馨,卻似乎有點放低了自己,這是為什么?

    難道說她真的意識到自己錯了,想放低點姿態來就和金珠?

    想到這,金珠幾乎不假思索地回道:“會,我本來考慮的也不是你去不去的問題,而是我家阿想愿意不愿意讓我去的問題,因為我原本答應了他等放假了就去劇組陪他。”

    不管康馨是因為什么原因放低了自己,這一刻金珠都不想傷了她的心。

    她跟楊琴不一樣,因為她并沒有做什么實質上的事情來傷害金珠,就算兩人翻臉了一段時間,她也沒有在背后說過任何金珠的壞話,當然也更沒有把黎想的身世說出去,相反,還在金珠結婚的時候主動要求做金珠的伴娘,想借此來緩和兩人的關系。

    其實說白了,她們兩人只是有些觀念難以達成一致,康馨是個大小姐脾氣很重的人,對人有點苛求,而金珠也是一個驕傲的人,不愿意無底線地將就自己去就和她,所以兩人不可避免會有矛盾有沖突,但這個矛盾和沖突跟楊琴帶給金珠的傷害是截然不同的。

    果然,聽了金珠的話,康馨故意沖金珠做了個怪臉,“知道了,你的意思是在你心里你家黎想比我重要多了,重色輕友的東西。”

    雖然是調侃的意思,但語氣卻很輕松,說明她對金珠這個回答還是比較滿意的。

    “那當然,你也會有這一天的。”金珠也回了她一個笑臉。

    “那是必須的。”康馨說完一臉燦爛地向她揮了揮手,蹦蹦跳跳地走了。

    看著她的背影,金珠突然喊了一句,“康馨,你還是去云南吧,我喜歡跟你搭檔。”

    講真,康馨的專業知識比鄒恒強多了,再加上這一年他們三個又都在一起幫謝晉華查地方志和整理資料,極大地豐富了五胡亂華以后北方各民族遷移的歷史知識,而這些知識對這次的考察肯定會有幫助。

    而且,金珠知道康馨是一個很要強的人,一直在拿著她做對比,金珠寫小說她也寫小說,金珠的小說拍成劇本她的小說也拍成劇本,所以金珠去參加這個考察隊,她肯定也很想去參加這個考察隊。

    至于她說她的劇本要開拍離不開根本不足以成為理由,劇本要開拍,有導演有劇組有制片人,要她一個編劇在現場有什么用?

    再說了,金珠的小說也不是沒有拍成電視劇過,導演在劇本改編前或許會征求一下你的意見,劇本成型了,演員也進場了,剩下的便是導演的事情了。

    所以金珠猜想康馨是怕她為難才找了這么一個理由,不是真的不想去云南。

    故而金珠才會開口邀請她,不希望她錯失了這次機會。

    果然,康馨聽了這話轉過身子,愣了一下神,然后飛快地向金珠跑來,一把抱住了金珠,又是哭又是笑地跳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舍得拋棄我的。”

    “矜持,矜持,讓人家看到了像什么?別人會以為我們是拉拉,我可是一個已婚人士。”金珠故作嫌棄地推開了她。

    事實上她也確實不習慣跟別人有太親密的舉動,黎想是一個例外。

    “討厭,我就喜歡你了,怎么著吧?從不從吧?”康馨也有心情配合金珠的玩笑話了。

    金珠笑了笑,再逾矩的玩笑她可開不出來。

    這件事過后,康馨和金珠兩人又恢復了一起上課一起吃飯的生活,杜若和鄒恒也看出來她們和好了,為此特地四個人去雅園小聚了一場,是杜若請的客,說是要答謝金珠和康馨為她做的幾次章推。

    此時,距離唐紫妍住院已經過去了五天,這五天金珠幾乎每天都要問一遍唐紫妍的狀況,得知她的胎相總算暫時穩定了,就是不能出院回家,還得在醫院靜養,金珠特地去雍和宮為她上了一炷香,祈求菩薩保佑他們母子平安。

    期末考試之后,康馨特地又找金珠談了一次話,她把她寫的劇本給金珠送了一套來,目的是想說服金柳去參演,至于黎想,因為檔期不合,只能是放棄了,她總不能開口讓黎想放棄去美國念書而去參演她的作品吧?[未完待續。]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手机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征途2s工作室干什么赚钱 录制儿童故事赚钱吗 斗米信用能赚钱吗 茗彩彩票安卓 广东十一选五怎样才能赚钱 街机千炮捕鱼4破解版 苹果手机有没有赚钱的游戏吗 七星江苏麻将安卓 什么样的男人希望女人多赚钱 云赚钱软件怎么玩 大米彩票苹果 古诗词怎么说赚钱 不用充值赚钱的应用 qq捕鱼大亨刷金币外挂 网上有赚钱的软件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