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王妃反穿記 »  第三百三十二章、看不懂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三百三十二章、看不懂

小說:王妃反穿記作者:千年書一桐
返回目錄

    金珠在廚房里對著iPad處理這箱海鮮時,康馨已經帶著唐紫妍她們三個在屋子里轉了一圈。

    有唐紫妍和康馨在,她們幾個并沒有進臥室,只是在門口看了看三間屋子的裝修風格和家具擺放,至于閣樓,得知是黎想的臥室兼畫室,她們幾個倒是上去看了一眼,主要也是看墻上掛的那些字畫,很快也就下來了,然后便在露臺上坐了下來。

    由于這幾家的條件都不錯,所以她們幾個對房子的裝修、家具什么的都不太感興趣,尤其是鄒恒和杜若兩人,更不懂什么風格流派的,只是覺得看得還蠻順眼的,也有那么幾分書香氣。

    不過這幾個人倒是一致都喜歡上了露臺的花花草草,外面冰天雪地的,里面卻一片姹紫嫣紅,坐在這樣的地方賞雪喝茶或者喝咖啡,一定感悟更多。

    “我小的時候看過一部臺灣電視劇,叫《薰衣草》,從那之后我就幻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有一個玻璃花房,不需要太大,就這樣正好。”杜若比劃著說。

    “然后是不是你也打算在你家玻璃花房里種滿杜若?”康馨笑著打趣了一句。

    “對啊,你怎么知道?我媽媽超喜歡杜若的。”杜若說完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了,因為她忘了面前還有一個唐紫妍,對方的身份是老師,不是她們的同齡人。

    “那你也找一個明星嫁了吧。”鄒恒也開了句玩笑。

    “別,我可沒有金珠的好運氣。別說明星呢,連個正經的男友都木有。”杜若做了個怪臉。

    “不會吧,你這么漂亮還沒有男孩子追?”唐紫妍挑了挑眉,似乎對這個問題有些驚訝。

    “真的,我們宿舍四個女孩子就金珠一個人有男友,人家的男友不光帥,還會掙錢,最重要的是對金珠還好。”鄒恒又念叨著這幾句話,這是她們幾個一致認為黎想拉仇恨的地方。怨念不是一般的深。

    “那這房子到底是誰買的?”唐紫妍問了一句。

    她已經看完了這套房子的布局,也看出來三間臥室都是三個女孩子在住,黎想這個正經的主人卻住在了閣樓上,這似乎有些不太合情理。

    因此她有幾分懷疑這房子是不是金珠自己買的。要不然的話金珠也不會住的這么硬氣,因為在她的認知里,金珠不像時下那種膚淺虛榮一心想走捷徑的女孩子,所以她才會對她有幾分好感。

    而她之所以這么認為,也是因為她聽說了金珠還有一個當明星的妹妹。據說她妹妹也拍了不少廣告和電視劇,出道比黎想還早,應該也有點錢吧。

    “誰買的有什么關系呢?黎想的錢都在金珠手里,隨便她怎么花。”康馨知道唐紫妍想知道什么,直接說了出來。

    “他們是不是真的……”唐紫妍本來還想問點什么,可一看旁邊的杜若和鄒恒兩眼發亮地聽著,閉上了嘴。

    她懷疑金珠和黎想并沒有真的住一起,因為她記得金珠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這姐妹三人一個人占了一間屋子,那么她弟弟肯定是跟黎想一間屋子了。

    弟弟妹妹們都不小了。金珠肯定是要給弟弟妹妹們做榜樣的,要不然的話黎想何不干脆搬到金珠的臥室?或者是金珠干脆跟黎想一起住閣樓,把她的那間臥室讓給她弟弟,反正他們家里也沒有大人管制他們。

    可是這話唐紫妍問不出口,還有兩個外人在呢,她成什么了?

    幾個人正說著話,不一會客廳有了動靜,她們四個站了起來,走到了客廳。

    第一個進來的是金楊,穿了件長款帶帽子的黑色羽絨服。戴著一套白色的厚毛線帽子和圍巾,背著一個重重的書包,一邊換鞋一邊抱怨說脖子里被人灌了很多雪,猛一抬頭看見客廳里多了四個人。忙嘿嘿一笑,笑著對大家找個招呼,抱著自己的書包進房間了。

    第二個進門是金柳,金柳穿的是一件和金楊差不多款式的白色羽絨服,帽子和圍巾是淺藍的,身上也背著一個厚厚的書包。先對客人們笑著打了個招呼,然后才換鞋背著書包進屋去了。

    第三個進門的是金牛,金牛沒有背書包,也沒有戴帽子和圍巾,只是穿了件厚厚的黑色羽絨服,他已經放寒假了,今天是去學圍棋了,看見家里多了幾個陌生的漂亮的姐姐,倒是乖巧地叫了聲“姐姐們好。”

    唐紫妍正感慨金珠這三個弟弟妹妹長相清秀氣質脫俗,一個個都不像農村出來的孩子時,又看見一個個子高高瘦瘦的大男生抱著一個大泡沫箱子進來了。

    唐紫妍剛覺得這人有幾分面熟時,金珠從廚房出來了。

    “這是什么東西?”她伸手要去接他的箱子,被劉晟躲過去了,說沉。

    “金楊說想吃上次的螃蟹,金柳說想吃龍蝦,金牛說沒吃過鮑魚,我干脆去了一趟海鮮批發市場。”

    “這可真是巧了,剛剛有人給你們送了一大箱海鮮來,你又去買了。劉晟,金珠有你這樣的男閨蜜也算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了。”鄒恒笑著說。

    她實在是不能理解,金珠明明有男友了,這個劉晟為什么還非得在她周圍打轉,就是不肯回頭看她一眼。

    “羨慕你也交一個啊,我跟你講,男閨蜜有的時候比男朋友更靠譜,男朋友有可能會跟你提出分手,但男閨蜜不會,不但不會,還保證會隨傳隨到。”康馨覺得鄒恒的話有些刺耳,也刮刺了她一句。

    主要是康馨也有一個不亞于劉晟對金珠那樣的男閨蜜,所以她能理解金珠和劉晟之間的關系,就像她跟李睿釗一樣。

    唐紫妍此時認出了劉晟就是上次在雅園門口接金珠的男孩子,不禁細看了他一眼,這個大男生雖比不上黎想的帥氣和雅氣,可也算不錯了,他比黎想看起來似乎多了些桀驁的痞性。

    刨去黎想的明星光環和豐厚的身家,這種男生似乎更受女孩子的歡迎。

    “這是我高中的同學,叫劉晟,我們以前在老家時就經常在一起吃飯,彼此相處得就像家人一樣。對了,他也是帝都大學的學生。”金珠為劉晟做了一下介紹。

    “我認識唐老師,唐老師可是我們男生們的女神。”劉晟對唐紫妍笑著開了句玩笑,然后把東西送進了廚房。

    唐紫妍有些看不懂這年輕人了。他手里拿著的汽車鑰匙是寶馬的,搬了一箱聽著也不便宜的海鮮,別說是大學生,就是一般的上班族也沒有這財力吧?

    還有,這劉晟只是金珠的同學。并不是親友,任由一個跟金珠年齡相仿的男孩子在這家里這么出來進去的,黎想就沒有什么想法?

    說是男閨蜜,其實說白了還不就是備胎,想到備胎這個詞,唐紫妍對金珠的好感降了幾分,她沒想到這么清麗脫俗的一個女孩子竟然也免不了俗,居然給自己找了個備胎!

    金珠倒是沒有留心唐紫妍臉上的表情變化,她關注的是鄒恒,鄒恒話里的酸味她已經聽出來了。也知道鄒恒這半年約了劉晟很多次都沒有成,這會見到劉晟在自己家里出現,而且這么隨意,鄒恒肯定心理不平衡了。

    想到這,金珠懷疑自己帶她來家里的決定未必是對的。

    原本在她看來,鄒恒跟劉晟肯定是沒戲,與其總這么掛著吊著還不如讓她早點認清現實早點死心,或許在下一個路口她才不會錯過更好的風景更好的人。

    可現在看來,鄒恒未必能理解金珠的苦心了。

    “大姐,晚上我們真的吃海鮮火鍋?”金牛從廚房轉了一圈出來。打斷了金珠的走神。

    “是,晚上保證讓你吃個夠。”金珠摸了摸金牛的頭。

    “大姐,北方的下雪天真好,一點也不冷。教室里特別熱,都出汗了。”金柳脫了外套出來了,身上只穿了一件灰色的套頭衛衣。

    “你沒看你穿的是什么?這要在老家,你看你冷不冷?你是沒騎過車子去鎮里念書,別說下雪,就是下雨都要人半條命。從家里到學校一路不曉得要摔多少跤,我還好,就苦了一年,大姐可是堅持了整整三年。”金楊也脫了外套從房間里出來。

    她說的是實話,現在他們都穿著厚厚的羽絨服和雪地靴,出門走不了幾步路就有車子接送,屋子里有暖氣,熱的時候甚至可以穿短袖,洗的衣服用不了一天就全干了,根本不用擔心發霉長毛,更不用擔心房子漏雨墻會裂縫等愁事,

    這樣的生活是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好了,當著客人的面就不用憶苦思甜了。”金珠瞋了金楊一眼,并給大家互相介紹了一下。

    金楊見家里還有一個唐紫妍老師在,沒等金珠吩咐,主動進廚房去幫忙了,讓金珠陪客人說話,金珠剛要拉住她,門鈴響了。

    潘曉瑋和西岳來了。

    得知晚上要吃香辣銀鱈魚火鍋,此外還有鮑魚和龍蝦,潘曉瑋抱著金珠狠狠地親了一口,“么么噠,親愛的,我愛死你了,幸好我今天為了等他沒有回家。”

    金珠推開她,擦了擦自己的臉,在潘曉瑋的一片笑聲中進了廚房,因為她擔心金楊不會處理這些東西。

    唐紫妍一看潘曉瑋和西岳兩個進門的熟稔程度,估計平時也沒少來這個地方,再一聽潘曉瑋也是帝都大學的,西岳是Q大的,他們幾個都是高中同學,不禁對金珠的朋友圈有了興趣,原來她是一個學霸,所來往的也都是學霸。

    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孩子?

    說她沒有虛榮心吧,身邊交往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學霸,說她有虛榮心吧,她又多次拒絕李睿鐘和康學熙的靠近,且也拒絕過唐紫妍的幫助。

    所以唐紫妍真心有些看不懂這個女孩子了,也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一個在沒有父母管教下長大的農村小姑娘不僅自己這么優秀,還把弟弟妹妹們教得這么出色又懂事,這樣的人能是單純得像一張白紙?這樣的人內心會不強大?

    抱著一絲好奇和一絲說不清的微妙心理,唐紫妍跟潘曉瑋和西岳幾個聊起了金珠的高中生活,這才知道金珠在初三的時候便用自己的稿費把弟弟妹妹從寨子里搬去鎮里并在鎮里租房念書,一年后又去了縣里租房把弟弟妹妹們都帶去了縣城。

    幾個人正說得熱鬧,楊靜來了,她也剛考完要放假,不過她沒打算回家,因為要陪金柳去京郊拍電視劇。

    楊靜一看家里來了這么多人,二話沒說脫了外套洗了手便進了廚房,金珠一看楊靜來了,便讓田阿姨早點回家了,下雪天路也不好走,再說家里人也實在是多。

    黎想進家的時候火鍋已經擺上了桌,他是和田方舟一起來的,田方舟一進門便聞到了香味,忙竄到餐桌前看了一眼,“金珠,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要不來你都不想著打個電話給我?”

    “哪這些廢話?走,你和西岳跟我去我家搬桌子和凳子去。”劉晟拍了下他的后背。

    當初就怕來人多了沒地方坐,兩家的餐桌買的是一樣的長條桌,這樣來人了可以拼湊成一個大桌子,椅子也不會不夠用。

    “你家?”好幾個聲音同時問。

    因為連康馨也不清楚劉晟就住在金珠家對面,或者說她根本不清楚劉晟買房了。

    “我家就在對面。”劉晟帶頭從金珠家走出去,把對面的門打開了,西岳和田方舟忙著搬桌子和椅子,康馨和鄒恒還有杜若一起跟著進去參觀了。

    看到劉晟家有一個兒童房,一問才知道是金牛的,也才知道金牛是跟劉晟住在一起的。

    康馨看了看鄒恒的臉,鄒恒的臉一會白一會紅,一半是惱一半是氣,倒是一旁的杜若拉了她一下,才讓她沒有失態。

    “這事怪不上金珠,金珠從沒有撮合過你們吧?我覺得他們的關系不是這么簡單的,說不定還有我們不知道的原因。”杜若對著鄒恒耳語了兩句。

    是啊,金珠從來就沒有撮合過她和劉晟,是她自己動了心,是她自己非要陷進去,是她自己在一廂情愿,跟金珠何干?未完待續。

    PS:  謝謝珍珠2880105、平淡是福666、奇跡一生123、心想事成1210幾位親的打賞,也謝謝泥貓兒、猩可11、我愛豬PATPAT、馬達和王可可的腦殘粉、香檳cc等幾位親的月票,今天不加更,謝謝支持。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开劳务工公司赚钱吗 捕鸟达人1破解版 16年赚钱的基金 街机电玩捕鱼抢红包 在线麻将游戏有哪些 山东二五八将麻将规则 赚钱真的不容易相声 返利可以赚钱 列支敦士登打工赚钱吗 淘宝刷单还赚钱嘛 现在如何在微店上面赚钱吗 万通彩票安卓 欢乐麻将怎么玩儿 赚钱联盟给我打电话说我刷扫码量 大话西游2哪个赚钱多 九阴怎么赚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