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王妃反穿記 »  第三百零四、不解之緣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三百零四、不解之緣

小說:王妃反穿記作者:千年書一桐
返回目錄

    這天下午五點來鐘,康馨到底還是帶著李睿釗一同上門了,李睿釗的手里抱著一個紙盒子頂點小說,x.

    “恭喜喬遷。”

    金珠看了眼康馨,倒是也接過了李睿釗手里的紙盒子:“多謝了,讓你破費了,真是不好意思,快進來吧。”

    李睿釗進門之后一眼認出客廳背景墻上掛著的就是黎想自己的畫作,正是水稻成熟的收獲季節,身穿民族服飾頭戴銀飾的金珠坐在稻田里守望。

    這幅畫是黎想后來重新畫的,金珠戴上了黎想送的全套定情銀飾,雖然黎想沒有說,但是金珠見他這么頻繁地畫河東寨的梯田,猜想這梯田對他而言肯定是有什么特別的意義。

    “看到這幅畫,真想再去那邊看看,上次跟朋友去婺源看油菜花,我覺得你們那邊的梯田要開起油菜花來肯定也是美不勝收。”

    “那是自然,這幾年河東寨的梯田也出名了,各個季節有各個季節的美,山坡上和桐江邊多了不少慕名前去寫生的游客。”

    金珠一邊說一邊給客人倒上了剛準備好的涼茶,茶幾上擺了一盤洗切好的水果,拼成了一朵花的造型。

    “你家黎想能找到你真是太有福氣了,連切個水果都能擺出花來,我很好奇你一會端上來的菜是不是也擺成了花?那樣我會不忍下手的。”康馨一邊說一邊用手機拍下了這盤水果。

    聽了這話,金珠站了起來。“你不說我還忘了,不好意思,我廚房里還有一點活。康馨,你來過,你陪李睿釗轉轉,阿想去見一個客戶了,說是會眷趕回來。”

    金珠說完,把電視機打開,又囑咐康馨幾句。這才進了廚房。

    康馨領著李睿釗看了會房子的裝修和布局,李睿釗對黎想的品味贊不絕口,說整個屋子給人的感覺特別雅致溫馨。康馨聽了笑笑,“走,我帶你去看更雅致的。”

    說完,康馨把李睿釗領到了露臺上。今天的露臺跟康馨第一次來又不一樣了。多了不少生活的氣息,中間的木架下多了一張紅木小圓桌和兩個同款的紅木鏤空小圓橔,圓桌上擺了一臺筆記本電腦,木架的搖椅上則放了一床薄毯一個靠枕一本書,一看就是金珠沒少躺在搖椅上看書。

    康馨看了一眼,“這才是真正雅致的生活呢,她可真是個會享受的人。”

    “你要喜歡,回去我幫你整一個。”李睿釗忙說。

    康馨搖搖頭。走到了花架前,花架上多了不少盆綠色植物。其中還有兩箱像是青菜,只不過康馨叫不出名字來,但是不管是花和菜,都長得很不錯,尤其是那些小花苗,也都活過來了。

    “小李子,你看金珠養的花不比你爺爺和我奶奶差吧。”康馨一邊說一邊用手機拍下來。

    她是打算拿回家給奶奶看看,因為奶奶一直念叨金珠會不會糟踐了她的好花。

    參觀完露臺,兩人又上了閣樓,上次康馨來的時候閣樓基本是空的,她是聽金珠念叨過好像也是打算種花的。

    可這次上來一看,閣樓的中間擺了一張畫架,上面還有一幅黎想沒有完成的畫作,一旁的畫缸里則扔了好幾幅卷軸,臨近窗戶的地方由于舉架特別低,則擺放了一張地塌,金珠和李睿釗對這些沒有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掛在墻上的畫作。

    李睿釗一幅一幅地看過去,突然在一幅畫前站住了,“馨馨,他們怎么會有爺爺的畫?你送的?”

    “沒有啊,我怎么會把李爺爺的畫胡亂送人?”康馨忙走了過來。

    兩人讀了下題跋,這才知道黎想是方楚雁的徒弟,方楚雁是爺爺的徒弟,所以黎想也算是爺爺的徒孫。

    “不對啊,怎么還有楊金珠?楊金珠也會畫畫?”康馨看到李老的題跋上也提到了楊金珠,大致意思是說某年某月某日在某處初識黎想和楊金珠,收到兩位徒孫的畫作,十分喜愛,所以當場也畫了一幅畫,回贈徒孫。

    “看看這有沒有楊金珠的畫?”康馨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金珠也會畫畫,能讓李爺爺喜愛的畫作,水平肯定不低。

    可惜兩人找了許久沒有看到金珠的作品。

    正低聲議論著,門鈴響了。

    兩人從樓梯口探下頭去,只見金珠身穿一件藍色的圍裙跑著出來開了門,門外站著的是黎想。

    進門后,金珠剛要去接過黎想手里的包,黎想先給了金珠一個擁抱,松開手后,黎想自己把包放在了門口的鞋柜上,金珠彎腰從鞋柜里拿出了一雙拖鞋,待黎想換上后,金珠又把黎想的皮鞋放進了鞋柜,然后接過黎想脫下來的西服和領帶回房間了。

    看兩人之間的互動,這種事情金珠肯定不是第一次做。

    “原來她是這樣的女人,難怪了。”康馨念叨了一句。

    康馨見過金珠在黎想面前的溫柔小意,但是從沒想到金珠會這么小女人,伺候黎想下班更衣倒還能理解,可彎腰伺候黎想換鞋也有些太過了吧?

    這也太不符合現代女性崇尚自由平等的理念吧?

    要知道金珠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她是一個才女,一個大才女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康馨見過金珠在李睿鐘面前的戒備,見過她在康學熙面前的疏離,見過她在陌生男子面前的疏遠,也見過她在班里男生面前的局促,所以金珠給康馨的感覺是很傲氣的一個人,從不屑于去討好男生,可她這會的行為是什么?

    難道愛一個人真的可以為了他去做任何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說不愿意似乎也不對,因為金珠做這件事的時候臉上一直帶著笑。看向黎想的眼睛里也是滿滿的愛意。

    “難怪什么?”李睿釗問。

    “你們男生是不是都喜歡金珠這樣的女孩子,會關心人,會伺候人?”

    “這也得分人吧。男人跟男人不一樣,女人跟女人也不一樣,沒有必要去學別人,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李睿釗當然清楚康馨糾結的是什么,可這種事情他幫不上忙,他能做的就是在她需要自己的時候陪在她身邊,別的。就是奢望了。

    “你不覺得金珠跟我哥也般配?我哥就特別希望能找一個像金珠一樣溫柔賢惠且有才氣的女孩子,可惜,我哥晚認識金珠幾年。要不然的話,他們在一起也不錯。”康馨聽了李睿釗的話不知怎么忽然想到奶奶曾經說過的話,也想到了自家大哥對金珠的確有點不同尋常的關心。

    可惜,金珠已經有了黎想。這就是所謂的恨不相逢未嫁時吧?

    想到這。康馨好奇地回頭看了看那個地塌,上面有床單枕頭和被子,顯然是有人住過的痕跡,這是不是說,金珠和黎想兩個并沒有真正住在一起?

    “好了,我們下去吧,我問問黎想怎么成了方楚雁的徒弟?”李睿釗并不贊同康馨所說,換了個話題。

    或許金珠的個性適合康學熙。但康學熙的性格卻未必適合金珠。

    雖說李睿釗跟金珠接觸的不多,但是李睿釗也清楚金珠在感情上應該是一個心思純凈特別認死理的人。這樣的人也只有黎想這種千年情圣才能配得上。

    兩人剛從閣樓下來,黎想也進了露臺,“怎么樣?還勉強能入眼嗎?”

    “太可以了,黎想,以后我有房子也請你來設計好不好?”康馨笑著開玩笑。

    “好啊,只要你們看得上,我肯定是沒有問題。”黎想很痛快地答應了。

    他原本就打算等田方舟畢業后開一家裝修設計公司,正好回報田豐順這些年對他和外婆的照顧。

    “對了,黎想,你不是建筑設計院的嗎?怎么又成了方教授的徒弟?”康馨替李睿釗問了出來。

    她是好奇黎想和金珠是怎么入了李爺爺的眼,要知道李爺爺現在年歲大了,很少動筆畫畫,尤其是在外人面前。

    李睿釗原本沒打算真問這個問題,那是他情急下臨時找的一個借口,他在q大兩年了,怎么會不清楚黎想的才氣?

    而且,他隱隱覺得自己并不希望黎想和金珠知道他是李老的孫子,也說不清為什么,就是有一種這樣的感覺。

    自從那年他們和金珠相遇后,金珠跟他們李家和康家就似乎有了種不解之緣,先是三番兩次和康馨遇上,接著又是他哥哥李睿鐘喜歡上了金珠,再然后就是他哥哥逼黎想進娛樂圈,后來又是金珠救了康馨,現在連康馨的哥哥似乎也對金珠有了興趣,這會又冒出一個更大的意外,居然連他爺爺也喜歡上了這一對。

    種種巧合,真的只是一種簡單的巧合嗎?

    “這個啊,說來就是我的運氣,大一的時候我經常跑去美院那邊蹭課聽,蹭得多了,方教授也就認識我了,一來二去的方教授也就收下了我這個徒弟。”

    “真是太好了,改天我帶你們去拜訪李爺爺,李爺爺還有一個愛好,養花,如果他知道我從他那打劫的好花都送給了金珠,他肯定會特別高興。”

    康馨沒有李睿釗這么敏感,她只是單純地覺得,如果金珠和黎想真的是李爺爺特別欣賞的徒孫,借著這個關系跟李爺爺走近些,李睿鐘想做什么的話是不是得顧忌幾分?

    盡管有過這種推測,可真的被證實了,黎想心里還是有幾分驚訝的,不僅僅是驚訝,還有點失望。

    “你說的是李爺爺是他的爺爺?”黎想不甘心地問道。

    “對呀,小李子的爺爺就是蒼梧老人。”康馨是由衷地高興,倒不僅僅是因為李睿鐘,她是為黎想開心,能被李爺爺賞識,黎想的畫家夢應該能提前實現吧?

    她也是聽金珠說的,黎想最大的夢想是當畫家,當初之所以學建筑,是怕學畫畫養不起家,現在開了公司又進了娛樂圈,估計這一年多掙的錢足夠普通人生活一輩子了,所以養家是沒有絲毫問題了。

    “說什么呢,你們說這么開心,阿想,讓你喊大家吃飯都忘了?”康馨端著一鍋湯先出來了。

    她的話及時解了黎想的圍,他差點失態了。

    “珠珠,送我們畫的蒼梧老人就是李睿釗的爺爺。”這么大的“驚喜”他理應和金珠分享。

    果然,金珠聽了這話笑著說:“這可真是巧了,李睿釗,回去跟你爺爺再說聲謝謝,上次見面我們也沒想到會有這么大的福澤,老先生居然當場作畫送我們,可惜,我們也沒有什么好回禮相送。這樣吧,阿想,回頭我們把從老家帶過來的那塊苗繡掛毯送給李老吧,興許李老會喜歡。”

    這是金珠上次回家去買菜的時候路過一家苗繡店,忽然想到自己搬家了可以買點這樣的東西裝飾一下自己的家,這樣有外人來了能接機了解一下苗繡,對金珠的刺繡也就能釋疑了。

    當然,金珠指的是那些外行。

    而金珠此刻讓黎想把那幅繡品送人,目的不外乎是想再試探一下,看看李家到底有沒有黎想想要找的人。

    “好。”黎想點點頭,看不出悲喜。

    金珠轉身進了廚房,康馨不好意思干站著,也跟著金珠進了廚房想幫忙端菜或者拿個碗筷什么的。

    “對了,需要喝一點酒嗎?”金珠問。

    “來一點冰鎮的啤酒就好。”

    “你去冰箱里拿吧。”金珠是怕她沒端過菜會不小心把湯汁撒出來,她曾見過她在食堂不止一次把自己的衣服弄臟。

    康馨倒是沒反對,走到了冰箱旁邊,剛要打開冰箱的門,忽然看見靠墻根的陰涼處擺了一溜四個玻璃小壇子,里面還飄著半瓶子的花瓣。

    “這是什么?”

    “這個啊,這個是我上次去桃源古鎮時看到一位老婆婆正在桃樹下撿桃花,我問她做什么用,她告訴我釀桃花酒,據說美容功效特別好,那位老婆婆九十八了,眼不花耳不聾的氣色極好,于是我也跟著她做了幾壇帶回來,你想喝的我給你打一點嘗嘗。”

    前天剛到日子,她試著打開了一壇,味道還不錯,雖有一點點淡淡的苦,可是回味卻好,清爽可口。

    康馨一聽就來了興趣。未完待續。

    ps:  謝謝珍珠2880105、花環888、平淡是福666三位親的打賞,也謝謝莽莽苛、燈湃湮等幾位親的月票,下午加更答謝大家,謝謝。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鼎鼎彩票安卓 红警的油井赚钱速度 腾讯欢乐捕鱼人赢话费 郑州微信任务赚钱平台 凤凰彩票首页 淘宝种草文赚钱 甘肃攒劲麻将害人 淘宝要投多少钱才可以赚钱 贵州麻将玩法 打码赚钱qq群 - 资讯搜索 在农村回家做什么赚钱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百度有哪些赚钱的软件下载 酷狗彩票网址 淘金币能赚钱吗 真人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