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王妃反穿記 »  第二百七十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二百七十章、

小說:王妃反穿記作者:千年書一桐
返回目錄

    三位警察見孫小燕一聽去醫院反倒遲疑了,便猜到了她有可能是裝的肚子疼,于是給了她兩個選擇,要么先去醫院檢查身體再去錄口供;要么直接去派出所錄口供,有什么后果自負。

    正僵持時,白律師到了。

    他也沒想到孫小燕竟然懷孕了,雖說她的懷孕對金珠幾個跟她解除繼母關系沒有什么影響,但是勢必會影響到后面楊大山的賠償金問題,同時也有可能會影響這次關于罰沒款該誰掏的判決。

    不過當下的問題是先解決金牛挨打和孫小燕自爆動胎氣的問題。

    略微組織了下語言,白律師把這個案子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意思是孫小燕這么做無非就是不想掏那筆罰沒款。

    幾位小警察一聽便明白了白律師的暗示,因為這段時間公安局的人都在忙著無證采沙的這個案子,年前忙著抓人取證,年后忙著應對來鬧事的。

    鄉下人難得手里能見到點錢,還沒有焐熱呢就要上交了,換做誰誰也不樂意。更何況除了上交自己辛苦掙的這筆血汗錢,他們還得交一筆不菲的罰金,所以這幾天縣委縣政府和公安局門口有不少來鬧事的人,大部分是老人和女人以及孩子,來了不是哭鬧就是撒潑,要不就是見到領導們出門就往他們的車子前面一躺。

    故而,這幾天不光是領導們頭疼,就是這些小警察們也是忙的焦頭爛額的。

    所以三位警察一聽孫小燕是因為不想交罰沒款而鬧事的,對她的那一絲同情很快就化為不耐煩了,加之其中的一位警察小頭目這會也認出了黎想和金珠,他不光了解金珠的家事,而且還知道金珠跟西縣長和潘市長家還有關系。

    “我看她就是撒謊。跟她沒有道理好講,她不想去醫院就算了,我們把她帶回局里,讓她在局子里好好反省反省。”那位警察小頭目一臉討好地對金珠說道。

    “好,為了保證我當事人的人身安全不再受到侵犯,麻煩你們好好教育教育她,我也要帶著我的當事人去醫院開一個驗傷證明。怕是光憑幾張照片她會不認賬。”

    白律師說完對著金牛的臉拍了幾張照片。一邊拍一邊又說要帶金牛立刻去醫院,說是怕他臉上的掌印時間長了消腫了不好取證。

    孫小燕聽了這番話,也要求去醫院檢查。

    于是。金珠和黎想帶著金牛上了白律師的車子,孫小燕和金玉上了警車,一行人直接開向了醫院。

    路上,金珠給王大夫打了個電話。可巧王大夫正在值夜班,金珠直接找到了他。

    金牛的挨打證明倒是好開。因為臉上的掌印還在,金珠擔心的是孫小燕會不會找熟人作弊說金牛打壞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這才想讓王大夫幫她盯著些。

    醫生檢查的結果是孫小燕的確有了二個月的身孕,胎位很正。目前看胎兒也很降。

    拿到這份檢查單子,金珠稍微松了口氣。如果孫小燕真的因為金牛那一撞流產的話,不說金珠要給她多少賠償。關鍵是這份自責可能會影響她很長時間,甚至也有可能影響到金牛的成長。

    “好了。沒事了,記住大姐的話,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好的,你沒有傷到她。”金珠把檢查單遞給了金牛,讓他親自看了一遍。

    “這個壞女人就會騙人,騙了爸爸不說又想來騙我們,爸爸也是的,干嘛非要相信她?”金牛看著檢查單想到楊大山的慘死再次落淚了。

    “那你以前還相信她的話,以為真是你大姐不給你爸錢才把你爸害死的?”黎想彈了下金牛的腦袋,教訓了他一句。

    “我,我,大姐,我,我,我沒有怪過你不給爸錢,我只是不想爸爸死。”金牛拉著金珠的衣服再次哭了起來。

    “好了,我們誰也不想爸爸死,可爸爸已經死了,我們只能接受這個事實,聽大姐的話,好好活著,做自己該做的事情,爸爸在天上看見了也會開心的。”

    金珠見楊大山一死金牛有輕微的自閉傾向,擔心他會有厭學癥,趁機跟他講起了道理,卻不曾想過這一世的人大多為無神論者,所以金牛聽了金珠的話搖搖頭,“爸爸已經死了,書上說人死了如同燈滅,什么感知都沒有,我就算是書念得再好爸爸也看不見了。”

    “你個沒良心的,你就光想著爸爸看不見了不會傷心不會難過,難道你不想想你大姐知道你不上進會有多傷心多難過?這些年為了你們幾個能有一個好的念書環境,你大姐特地把你們從鄉下接了出來,為了讓你能拜一個好老師學圍棋,甚至不惜花大錢把你送去市里學,你自己摸著你的胸口說說這些年你大姐為你做了什么,你爸又為你做了什么?你,你真是氣死我了,這些話我跟你說了幾遍,你怎么還這么不開竅?”黎想恨鐵不成鋼地點著金牛的腦袋罵道。

    “好了,這是醫院,有什么話回家再說,我們先去派出所錄口供吧。”金珠牽起了金牛的手,因為她看見幾個警察押著孫小燕出來了,其中一個警察抱起了金玉。

    到了派出所,他們幾個被分開了單獨錄口供,金珠的口供剛錄完,便看見金楊、金柳和陳婆也被他們接了過來錄口供。

    由于金珠幾個說的都是事實,口供中沒有什么矛盾的地方,幾個警察很快放他們出了派出所。

    回到家里,雖說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可大家都沒有睡意,金楊、金柳和金牛都是第一次進派出所,心下還有些余悸,尤其是金柳和金牛,他們兩個現在還想著如果金牛真的把孫小燕撞流產了他們要承擔什么后果。

    “金牛撞的好,有什么好怕的,就算金牛不撞,那個女人也不會留下這個孩子的。你們不會忘了爸爸是因為什么去采沙的吧?要我說上一個孩子肯定也是她自己不要打掉的,肯定不是什么流產的。”金楊忿忿地說道。

    “這倒不一定。”金珠開口了。

    她對這件事也一直存有疑慮,她當然記得孫小燕一年前曾經有過孩子,就因為她有了孩子楊大山才跟著楊寶田他們合伙去采沙賣。

    可后來聽說金珠聽楊靜說孫小燕流產了,然后楊大山親自去東莞把她接了回來。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當時應該是孫小燕剛從家里走了沒多久便告訴楊大山她懷孕了,那個時候應該是二月底三月初。可孫小燕流產的時間是金珠高考的日子。那個時候已經是六月份了,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孫小燕肚子里的孩子至少有五個月了,這么大的月份怎么還會流產呢?

    而且最令金珠起疑的是孫小燕流產了第一個通知的竟然不是楊大山而是她媽媽。讓她媽媽先一步去東莞伺候她坐月子然后才告知楊大山的,這太不符合孫小燕的行事風格。

    當時金珠也是覺得孫小燕不想要那個孩子所以特地做掉的,唯有這個解釋才能說得通她為什么要她媽媽去伺候她而不是要楊大山去。

    可這次孫小燕的再次懷孕倒是令金珠有了別的看法,那個嬰兒應該不是她故意做掉的。如果說孫小燕不打算再要孩子。那么她肯定不會再次懷孕,同樣的錯誤一個人不可能會犯兩次。尤其是像孫小燕這樣對孩子根本無感的人,孩子對她而言只會是累贅。

    可就算那個孩子不是她做掉的,也沒有道理她現在又要孩子吧?就連醫生也說那么大月份流產很傷身子,這才半年時間。她的身子應該還沒有大調理好,委實不太適合懷孕產子,故而醫生建議她最好臥床休息。

    可是孫小燕卻當著警察的面跟醫生說。她答應為楊大山再生一個兒子所以才沒有避孕,而她自己也沒想到這個孩子會來得這么快。

    這話就更不可信了。她什么時候聽過楊大山的話為楊大山著想過?而且楊大山又不是沒有兒子,他對金牛也很看好,怎么還會再要一個兒子?

    金珠正凝神想著這個問題時,手機響了,是剛才的那位警察小頭目打來的,說是孫小燕的口供已經錄完,她提了一個要求,說她有了身孕,又曾經流產過,為了避免習慣性流產,所以這段時間她不能出去找工作,當然也不能去田間地頭勞作,再說醫生也建議她這段時間不能勞累,最好是靜養。

    而她的父母因為年事已高,加之又受到她兩個哥哥被抓的刺激,兩位老人病倒了。這樣一來,她身邊現在只有金珠幾個親人可以依靠,所以她想讓金珠幾個來照顧她,反正金珠家里也雇了保姆,不會影響到幾個孩子讀書。

    金珠自然不答應,孫小燕打金牛的鐵證還在,怎么會沒有影響?

    再說了,就算從道德和人情的角度講孫小燕目前的確值得人同情,可金楊三個還是未成年的孩子,金珠也是一名學生,沒有固定的收入來源,而孫小燕手里拿著楊大山的全部財產,就算交完那筆罰沒款之后她五年之內不出去工作也是衣食無憂的,金珠幾個憑什么要照顧她?

    金珠的話成功地說服了那個警察,事實上他也猜到金珠不會答應這件事,只不過是例行公事打了這個電話。

    “大姐,以后她還會不會來我們家?”金牛摸著自己微腫的臉弱弱地問道。

    “我也說不好,金牛今天受委屈了,是大姐不好,大姐沒看顧好你。”金珠說完用把金牛拉到自己面前,并讓金楊去拿幾塊冰來給他敷臉。

    剛才她一直想著孫小燕懷孕的事情而忽略了金牛的臉,這會的她頗有些自責。

    “記住了,以后她來了你們不要給她開門,即便是不小心讓她進來了,你們幾個也可以報警,不要跟她硬拼。”黎想叮囑了一句。

    今天的事情他也有后怕,本來是存了心思想讓金牛跟孫小燕打一架的,反正金牛小也不用負什么責任,可誰知對方竟然是一個孕婦,這要出事了只怕誰的良心也過不去。

    “嗯。”金柳和金牛重重地點了頭。

    見金楊還有些不以為然,金珠又特地叮囑了她一句,這才讓大家都去休息了。

    待客廳里只剩下金珠和黎想兩個,金珠把自己剛才對孫小燕的懷疑說了出來。

    “這件事其實好辦,等天亮了我親自去一趟東莞,然后直接從東莞飛回帝都,你呢就留在家里好好陪陪金柳和金牛,他們兩個今天估計嚇到了。”

    金珠一聽他要一個人去東莞忙搖頭,“你是個男的,又是一個明星,哪里方便去打聽這些,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

    黎想聽了把金珠攬進懷里,在金珠的臉上蹭了蹭,“我倒是愿意帶著你,可你確定要跟我一起走?”

    “我,我。”后面的話金珠說不出來了。

    孫小燕是如何處置的她不清楚,她還會不會上門來騷擾金楊幾個她也不清楚,金柳和金牛兩個人的情緒到底穩定了沒有她同樣不清楚,這個時候她確實不應該離開。

    “好了,別我了我了,我們之間無需如此,珠珠,你只要記住一點,我們是未婚夫妻,不管為你做什么我都是應該的,也是心甘情愿的。記得回來之前你在機場說了一句話,‘阿想,幸好有你。’其實,這句話對我來說同樣適用,珠珠,幸好有你。”

    事實上,從心理上來說黎想對金珠的依賴更甚于金珠對他的依賴,倒不是說黎想愛金珠更甚于金珠愛黎想,而是因為金珠是黎想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和愛人,也是唯一能帶給他溫暖的人。

    可金珠就不一樣了,她有金楊三個的牽絆,這么多年了,她已經把自己融入到這份親情中,不僅僅只是血緣上,感情上她也接受了他們三個,所以對金珠而言,黎想并不是唯一的親人。

    可是這并不妨礙金珠把黎想當成自己唯一的愛人,也當成自己唯一的依靠和倚仗。未完待續。

    ps:謝謝珍珠2880105、高高飛揚飄、陽光獅子果味vc、奇跡一生123、美好前景幾位親的打賞,也謝謝櫻舞兒、書友130827135412969、再上網就脫等幾位親的月票。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没文化不能赚钱 马化腾微信怎么赚钱呀 555彩票游戏 头条赚钱规则 建筑装模赚钱吗 中国图库卖图赚钱吗 012彩票网安卓 2018年信息产业最赚钱的 自助餐店赚钱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免费下载 养肉鸡的前景咋样能赚钱吗 今日头条看新闻就可以赚钱 哈哈河南麻将游戏下载 网络游戏运营公司赚钱吗 养鱼如何赚钱 qq游戏四川麻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