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穿越言情小說 » 王妃反穿記 »  第一百六十三章、誰的天使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一百六十三章、誰的天使

小說:王妃反穿記作者:千年書一桐
返回目錄

    金珠正拉著金柳和金牛問他們愿不愿意接受李小蓮時,劉晟來了。《

    “咦,今天怎么了?我是不是又錯過什么好戲了?”劉晟的眼睛在金珠四個臉上一掃,便猜到這家準是又出什么事了。

    “我外公外婆來了。”金楊氣鼓鼓地說。

    “那還不簡單,你們也把他們直接攆出去就行完了,這樣誰也不吃虧。”

    這次的杭州之行,在劉晟的刻意引導下,從金楊和金柳的口中聽說了不少金珠家那些極品親戚的事情,他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誰對他好就對誰好,誰對他不好他也不會讓對方好過。

    “可不是攆了,金柳和金牛這次真沒讓他們進門。”金楊對金柳和金牛今天的表現很滿意,她不滿意的是金珠。

    “對了,今天沒有人挨打吧?”劉晟忽然想起了上次金柳挨打的情形,忙走到金柳和金牛面前細細打量了一番。

    金牛拉著劉晟的手問:“阿晟哥哥,我大姐問我們要不要媽媽,我不想要,可我又覺得媽媽很可憐的,你說怎么辦?”

    “要什么媽媽,不許要。”金楊沒等劉晟開口便惡狠狠地訓了金牛一句。

    能接受李小蓮年節時送來的幾個粽子對她來說已經夠憋屈了,憑什么他們要拋棄就拋棄,想認回就認回?

    他們又不是一條狗,是人啊,是活生生的人,爸爸這樣,媽媽也這樣,婆這樣,外公外婆也這樣,還有叔叔姑姑舅舅統統這樣。現在看他們條件好了,一個個都湊了上來,可以前需要他們的時候呢?

    “這?”劉晟一時說不出話來,他跟他媽媽的感情非常好,他恨的是他爸爸,媽媽這個詞對他來說,是溫暖是善良是親切是寬容是和藹是勤勞是溫柔。是一切美好的詞匯。是他內心深處最沉重最崇高的二個字,所以他沒法回答金楊的話。

    “金楊,你放心。我說的要不是指我們要認回媽媽跟他們一起生活或者是別的什么,我的意思是媽媽現在有心病,郁結于心,對她的降不好。她愿意關心我們就讓她年節時送點粽子或者糍粑來看看我們,別的我們仍舊是各過各的日子。”金珠解釋了一下。

    其實。她也并不想跟李小蓮牽扯上,可一聽說李小蓮病倒了,金珠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自己上一世的母親,她不知道她可憐的母親得知自己捧在手心里長大的女兒被自己的丈夫和兒子當做棋子送進了康王府之后會不會也病倒了。會不會也郁結于心?

    總之,那一刻金珠心軟了。

    私利也罷,前程也罷。榮耀也罷,就當是做子女的欠父母的。金珠相信。如果可以選擇,做父母的大概也不愿意去算計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女。

    可是也似乎不全對,世上還是有不少偏心的父母幫著子女來算計那些他們不喜歡的子女,比如周水仙以前就沒少幫著楊大力他們來算計楊大山。

    金珠被自己搞糊涂了。

    對于人性,雖經歷了兩世,可她的認知還是遠遠不夠的。

    “就是啊,二姐,我雖然不想要媽媽,不喜歡媽媽,但是我不希望媽媽生病,我希望媽媽好好活著。”金柳從劉晟的身上了解到那種陰陽兩隔的痛苦和絕望,所以她絕不希望自己的媽媽也走上那條路。

    “嗯,我跟三姐想的一樣的。”金牛忙點頭。

    事實上,他也不知為什么,每次看到媽媽淚眼汪汪地看著他,他心里也會覺得莫名的心疼,大概這就是大姐說的血緣天性吧。

    “好了,我以為多大的事呢?不就是有人端午節給你們送粽子來嗎?到時你們不想吃給我吃,對了,說到吃,金珠,晚上吃什么?”劉晟是特地跑過來蹭飯的。

    見金珠的眼睛看過來,劉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算了,你們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不挑,我先帶著金牛去操場上玩一會吧。”

    金牛一聽,抱著一個籃球就屁顛屁顛地跟著劉晟走了,哪里還記得什么李小蓮?

    不要說金牛,金珠一忙起來,也把李小蓮忘到腦后了。

    自從買了四大名著之后,金珠每天都要拿著一本《紅樓夢》去教室,王能達特地準許她在早讀的時候看。另外,課間十分鐘的時候金珠也會拿出來看兩眼,不光如此,每晚臨睡前都要擠出半個小時來讀《紅樓夢》。

    總之,她的課余時間幾乎都用來讀《紅樓夢》了,她不光是看故事情節,還有把里面的生字背下來,這項工程可不小,忙得她幾乎是茶飯不思的。

    這天中午,臨下課時王能達找金珠談了點租房的事情,待金珠跑回去時只見楊琴和楊靜還有金楊三個對著一個大蛋糕起了爭執,蛋糕的旁邊還有一束玫瑰花。

    “金珠,有人向你表白了。”楊琴咋咋呼呼地喊了起來。

    “亂講什么?誰會向我表白?”金珠沒好氣的敲了下她的頭,她的嗓門太大了。

    “我哪有亂講,這蛋糕上寫著‘生日快樂,我的天使。’還有,這束花是十一朵紅玫瑰,紅玫瑰代表什么你不會不知道吧?十一這個數字就是一生一世只愛你一個的意思。”楊琴拉著金珠指著蛋糕上的字讓她看。

    上次劉晟給金柳買蛋糕時上面有十一朵粉玫瑰,楊琴后來跟潘曉瑋提起此事,潘曉瑋說送多少朵玫瑰花都是有特別含義的。

    為此,楊琴還特地跟金珠提起這事,被金珠否決了,說那只是湊巧,因為那天正好是金柳的十一歲生日,可不只能是點十一朵玫瑰花?

    可這次又是怎么回事?

    對方不光送了一個蛋糕來,還送了一把花來,十一朵玫瑰花和“我的天使”,這也不大像是黎想能做出來的事情啊?

    再說黎想也不在縣城,他在帝都啊。

    可除了黎想。誰還能記得她的生日?

    “會不會是黎想送來的?”楊靜也想到了黎想,這明擺著只有戀人才會做出來的事情吧?

    “阿想哥在帝都呢?怎么送,金珠,會不會是劉晟?”楊琴問。

    她早就懷疑劉晟對金珠有圖謀了,要不然的話怎么會總圍著金柳和金牛轉?那么傲氣的一個人什么時候變成哄小孩的了?

    還不是為了金珠!

    “不可能是劉晟。”金珠斷然否決了她的話。

    “會不會是媽送來的?”金楊問。

    因為李小蓮是知道金珠哪天生日的,上次金珠答應了讓她端午節送點粽子來,可現在沒到端午呢。她不好意思露面。但是又想補償一下金珠,所以也不排除她偷偷給金珠送一個蛋糕來的可能。

    楊琴聽了撇了撇嘴,“如果你是媽。蛋糕上面就應該寫上‘寶貝女兒生日快樂或者金珠生日快樂’之類的話,而不是什么‘我的天使’,還有,你媽媽肯定也不會送花來。更不可能是送紅玫瑰,還是十一朵呢。”

    “我倒覺得未必。沒準小蓮姨是想告訴金珠,她作為媽媽,肯定是會愛自己的子女一生一世的。”楊靜說。

    “那天使呢?”楊琴追問,她是絕對不相信這東西是李小蓮送來的。

    “這有什么。我大姐本來就是天使啊,是大姐領著我們姐弟四個過上了好日子;是大姐把我們從山溝里帶到鎮里再帶到縣里;是大姐教我們掙錢教我們念書,總之。沒有大姐就沒有我們的今天,所以大姐對我們來說就像是天使一樣。是拯救我們的天使。”金楊自然是站在金珠身邊力挺金珠。

    她也不小了,不希望金珠傳出什么亂七八糟的緋聞來,不光是會影響她和黎想的感情,說不定還會影響到金珠的名聲。

    “我倒是不知道,我們金楊的口才什么時候也練這么好了。”楊靜笑著說。

    幾個人正爭論時,金柳和金牛回來了,看到家里多了一個蛋糕和一束花,兩人本來是很開心的,可是見到金珠和金楊似乎有些不高興,金柳雖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知道閉上嘴。

    金牛畢竟還小一些,想不到那么遠,他只是單純地想吃蛋糕了,“大姐,這個蛋糕我們能吃嗎?”

    金珠從他的眼睛里看出了渴望,想了想,便笑著說:“能吃,一會大姐給你切。”

    其實,聽了楊琴的分析,她心里隱隱覺得這個蛋糕和花應該是黎想送的,李小蓮雖然也記得她的生日,但是確實不會送花更不會說什么“天使”,而別人是不會記得她的生日的。

    至于這蛋糕和花是怎么送來的,金珠猜想可能是黎想托田方舟幫忙的。

    “好了,我們可以分蛋糕吃了?”楊靜見金珠開口說留下這個蛋糕,想必是心里有數了。

    “來來,拍幾張照片,記住今天這個好日子。”金楊把ipad拿了出來。

    “二姐,我來,我來給大姐拍照,然后給阿想哥發過去。”金牛興奮了。

    他并不清楚這蛋糕是誰送的,也不清楚這蛋糕表達的含義,只是單純地覺得,這是一件高興的事,應該跟黎想分享。

    “笨蛋,你就不怕你阿想哥知道了吃醋?對了,你阿晟哥今天怎么沒來?”楊琴捏了捏金牛的臉。

    她一直懷疑這蛋糕跟劉晟有關,除了劉晟誰還能這么大方地給金珠又是買蛋糕又是買花的?

    西岳倒是條件不錯,可西岳現在跟潘曉瑋走得近,不可能做這種事。

    “沒關系,拍吧。”金珠笑了笑,把ipad給了他。

    就在金珠幾個把蠟燭點上準備唱生日歌的時候,劉晟真的趕來了,同時來的還有西岳和潘曉瑋以及石亮幾個,劉晟和西岳的手里拎著兩個塑料袋。

    “還好,還好,我們趕到了,金珠,我們夠意思吧,我們自己帶菜來給你過生日。”劉晟把塑料袋放在了餐桌上,一樣一樣打開來。

    原來他們幾個早就商量好了,金珠過生日的時候來湊個熱鬧,可因為不是周日,他們知道金珠也沒時間做飯,所以劉晟出了個主意,去飯店訂餐打包帶來。

    “金珠,生日快樂,我本來是說買個蛋糕的,可劉晟說蛋糕不能隨便買,我就送你一個水杯吧。”石亮先把自己的禮物拿了出來,他買的是一個攜帶方便的樂扣水杯。

    肖曉娟和田萍兩個的禮物都是蝴蝶結的頭飾,潘曉瑋送的也是一對發卡,西岳送的是一套《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因為他知道金珠最近迷上了《紅樓夢》。

    楊琴和楊靜見此也把各自準備的禮物拿出來,楊琴的是一只粉色的y錢包,楊靜的是一雙旅游鞋。

    “喂,就差你了。”楊琴看著劉晟說。

    她十分好奇劉晟會送什么東西給金珠,要知道上次她過生日,劉晟就是空手來的,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令他下不了臺。

    她想知道劉晟對她和金珠究竟有什么不同,當然也想知道那蛋糕究竟是不是劉晟送的。

    劉晟聽了也不搭理楊琴,把后背的書包解下來,拿出了一個上面帶著蝴蝶結的淡綠色硬紙盒子,“金珠,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在你家蹭了這么多頓飯,不給點什么好像過意不去。”

    “小樣,送禮就送禮還非要找什么借口。”西岳不恥地看了他一眼。

    “什么好東西?看包裝就曉得你這禮物很貴重。”潘曉瑋也笑著湊了過來。

    金珠接過來打開一看,是一個淡綠色水晶做的蘋果,一看確實就不便宜,“這太貴重了吧?”

    “我聽說水晶是世間最純凈的東西,祝我們的友誼就像這水晶一樣純凈,你可不能不要啊。另外,蘋果的寓意是平安幸福,我希望你一輩子沒病沒災平平安安的跟你家黎想快樂幸福地生活下去。”

    還有一句話,劉晟放在心里沒有說出來,那就是他覺得金珠這人也像水晶一樣的純凈,對人沒有一點功利性。

    “聽了劉晟的話,我們的禮物就俗氣了。”潘曉瑋笑著說。

    “好了,說什么呢,只要是禮物,都是心意,謝謝你們了,來吃蛋糕吧。”金珠笑著把話岔過去,把大家喊到了蛋糕跟前。未完待續

    ps:謝謝快樂來敲門和公主的媽媽的打賞,也謝謝高高飛揚飄kkmay影-風等幾位親的月票。

    不好意思,今天和明天不加更了,這周加更次數太多了,實在是太累了。

    我理解親們看文的急切,也希望大家理解一下我們寫文的不易,我更的都是四千字的大章,一加更就是八千字。

    再次謝謝大家的支持。>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麻将怎么打视频教程 金砖彩票安卓 寒假在家做什么赚钱 cpcp彩票首页 山东安然纳米能赚钱吗 2017年什么生意赚钱 95彩票网址 男人赚钱少出轨 内蒙古通辽麻将作弊器 看店赚钱吗 dnf大转移强化什么赚钱 大顺彩票安卓 7级附魔师怎么赚钱 4m上传迅雷赚钱宝 捕鱼达人之海底美人鱼 机械类的工作可以考什么证挂牌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