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千秋 »  第110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110章

小說:千秋作者:夢溪石
返回目錄

    這話大有晏無師式的涼薄無情。言下之意,古往今來成大業者,連父母都可以拋棄,兄弟亦可無視,更何況兒女呢,反正普六茹堅又不止這兩個兒子,膝下還有三個,更何況普六茹堅現在正當盛年,再誕下一兒半女不算難事,不必因為兩個兒子在宇文赟手里就束手束腳,該做什么還做什么。

    對這番話,沈嶠雖不認同,卻并不奇怪和意外。因為就他對晏無師的了解,對方的確就是這么一個人,相反這段時日晏無師對他諸般特殊,才是詭異反常呢。

    在場之中,除了沈嶠之外,還有鄭譯和邊沿梅。邊沿梅是晏無師的徒弟,魔門中人,行事同樣多有奇詭,同樣不會覺得這番話有什么不妥,鄭譯能被普六茹堅引以為心腹密友,當然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他雖沒說話,同樣對晏無師的話表示認同。

    普六茹堅苦笑:“雖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骨肉至親,如何能輕易割舍?漢高祖向項羽要分其父一杯肉羹,此事我是做不出來的,假若我連親生骨肉都能棄而不顧,只怕晏宗主也會瞧不上我罷?”

    這話說得極為高明,明明是請晏無師幫忙救自己的兒女,卻給人留下了有情有義的印象。想當皇帝,像宇文憲那樣心慈手軟自然成不了大事,但如果像勾踐那樣狡兔死走狗烹也令人心寒,普六茹堅這是在給他們吃定心丸,暗示自己將來也不會忘恩的。

    沈嶠隱隱有些明白晏無師為何會改而支持普六茹堅了。

    晏無師笑了一下,并未在救與不救的問題上多糾結,直接就問:“你確定他們在宮中還活著?”

    普六茹堅知道晏無師這是答應救人的意思了,趕緊打疊起精神:“這倒是確定的,皇后暗中遣人冒死送信出來,說陛下將犬子拘在皇后宮中,又將皇后軟禁不得出殿,至今一旬有余,想來陛下是想以此作為人質要挾,讓我不能妄動。”

    造反不是吃飯喝水,普六茹堅原本雖然諸般布置,到底還沒下定決心,皇帝這一逼,反而把他的決心給逼出來了,只要能救出兒女,他肯定二話不說立刻發動宮變。

    晏無師:“把你的兒女救出來,就要作好與宇文赟翻臉的準備,宇文赟宮中有佛門的人馬坐鎮,又有合歡宗的人在,就算他們打不過我,直接破罐破摔,殺了你的兒女也不是難事。”

    普六茹堅嘆道:“是,我也正是想到這一層,心中有些惶急,不知晏宗主可有什么好法子?”

    晏無師沉吟片刻:“宇文赟不肯放人,但終究沒有與你們在明面上撕破臉,你們以送東西給兒女為借口入宮,再伺機救人,只有這么一個法子了。”

    邊沿梅很機靈地接口:“有事弟子服其勞,師尊,弟子喬裝改扮混入宮中一趟,伺機將人救出來。”

    哪知晏無師一口否決:“你武功尚欠火候,對上雪庭只有死路一條。”

    邊沿梅摸摸鼻子,閉嘴了。

    晏無師:“我的身量太過引人注目,也沒練過縮骨功,就算喬裝改扮,別人看不出異處,雪庭老禿驢也能立馬看出來,適得其反,想要救人,就只能找武功高強,又能隨機應變的,屆時我在宮外接應便是。”

    在普六茹堅看來,邊沿梅的武功已經很高了,誰知晏無師還說不夠,得更高的,又要做好與雪庭交手的準備,那必然得是宗師級高手了,可這宗師高手又不是大白菜,想要就要得到,別說普六茹堅現在還不是皇帝,哪怕他當了皇帝,對這樣的高手也得禮遇三分,現在一時之間又要上哪去找?

    見幾雙眼睛都殷殷落在自己身上,沈嶠暗嘆一聲,溫言道:“貧道不才,救人一命功德無量,倒也愿意一試,不過我對宮里道路不熟,進了之后兩眼一抹黑,屆時怕還未救人,就先迷了路。”

    普六茹堅剛剛就想到了沈嶠,但這跟晏無師結盟不同,他與沈嶠沒有過深的交情,人家沒開口,他也不好厚著臉皮相求,現在沈嶠主動出聲,他自然大喜過望:“有沈道長出馬,堅自然求之不得,只是此番入宮艱險重重,堅雖憂心親人,也不敢貿然將沈道長置于險地,聽說四月初八佛誕那一日,雪庭會前往城中清涼寺祈福,少了他,其余人等也會好對付些。屆時我會多派些人在沈道長身邊,一是為帶路,二是以防萬一,也好給您當個幫手。”

    邊沿梅道:“貴精不貴多,我陪沈道長入宮罷,宮中道路我也算熟悉,另外再派兩名侍女便可,宇文赟不是傻子,人多了他也會生疑。”

    沈嶠頷首,自無二話。

    雙方又商量了一下時間地點,說好由普六茹堅先上書請旨探望,若宇文赟不允,再以皇后母親獨孤氏的名義遣人入宮送東西,沈嶠等人則約好四月初七那日在隨國公府見面,再喬裝改扮,以隨國公府的名義入宮探望皇后,再伺機救人。

    這會兒工夫,早有人將晏無師和沈嶠回到少師府,無視禁令直闖入內的消息報了上去,所以此地不宜久留,說完正事,眾人便各自散了,普六茹堅循著少師府密道出去,又回了隨國公府,邊沿梅則帶著晏無師與沈嶠去了城中的另一處宅子。

    宅子不是他先前住過的那座,而是另外一座沈嶠從未踏足過的,狡兔三窟在魔門中人,尤其是浣月宗身上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沈嶠懷疑邊沿梅早就暗地里買下十座八座的宅子備用,被發現一座就棄用一座,另換陣地,反正當初背靠宇文邕,浣月宗委實賺了不少錢,饒是現在,浣月宗也有不少鋪子買賣,論規模未必有*幫那樣勢大,但論財大氣粗,晏無師也絕對不差。

    邊沿梅介紹道:“此處是私宅,掛了李姓,對外是一名商賈的宅子,合歡宗的人一時半會也查不到這里來,師尊與沈道長盡可放心。”

    他不知道沈嶠如今與自家師父是個什么關系,要說摯友,兩人看著也不像,而且以自家師父那個性子,連天下第一要與他做朋友,他都未必看得上,更不要說沈嶠,邊沿梅可還記得,當初自家師父將沈嶠時時帶在身邊,也不過為了給自己添個樂子,斷談不上什么情誼。

    邊沿梅的觀察力比師弟玉生煙敏銳很多,自然也能看出晏無師對待沈嶠的特殊之處,比以往大有不同。可具體到底有什么不同,他也說不上來——便是絞盡腦汁,他也不可能想到自家師父竟是那種心思,只因沈嶠雖然溫文俊美,但怎么看也不可能與佞幸孌寵一流聯系起來,更不必說琉璃宮剛剛出爐的天下高手排名,沈道長躋身前十,試問天下有誰敢對宗師級高手心懷不軌呢?

    晏無師就敢。

    但邊沿梅萬萬沒想到自家師父敢。

    不管怎么說,既然晏無師對沈嶠另眼相看,邊沿梅人精似的,自然也不可能怠慢沈嶠,更不必說他雖然做事沿襲了師父不擇手段的作風,內心卻也對沈嶠這樣的人品有幾分欽佩看重。要知道這天下真小人偽君子都很多,更不缺那些看似道德君子,實則面對誘惑無法把持自己的人,他有江湖人的身份,又在北周朝堂游走多年,見過形形□□的人,沈嶠這樣的,當真稱得上一句言行如一,知行合一。

    正說著話,隨國公府秘密派人送東西過來,而且指名是給沈嶠的。

    浣月宗既與隨國公府結盟,此處自然也為對方知曉,方便隨時聯絡。

    沈嶠不明所以,待打開竹筒,抽出里頭的東西展開一看,不由輕輕咦了一聲。

    晏無師在旁邊跟著掃了一眼,含笑道:“普六茹堅倒是個知機的妙人。”

    這卷東西,正是《朱陽策》五卷之一,原本藏于北周內宮的那一卷。

    這一卷《朱陽策》,晏無師曾經看過,但當時他已經意識到其中內容與《鳳麟元典》的路數多有不合,所以并未將內容完全背下來,后來對沈嶠多了份心思,自然也將自己所記得的內容大概都告訴給他,不過這畢竟與原本完完整整送到手里不同,至此,五卷《朱陽策》內容,除去安放在天臺宗的那一卷,沈嶠已經盡數得知。

    《朱陽策》殘卷雖然珍貴,但宇文赟并非練武之人,當日毒殺父親之后,宮廷內委實經歷了一場變動,他沒空也不會特意去關注這么一份東西,普六茹堅借著身份之便,讓女兒從宮中趁亂帶出此物并不難,此后他就一直把殘卷收起,直到現在給了沈嶠。

    這一份重禮送過來,沈嶠自然要承他的情,因為普六茹堅很會做人,他沒等事成之后再奉上這份禮物,而是先將殘卷送來,表明自己相信沈嶠坦蕩君子,允諾了就不會反悔。

    這下子,饒是宮中再兇險,沈嶠也得走一趟,而且還走得心甘情愿。

    所以晏無師才說普六茹堅識趣會做人。

    沈嶠恍然:“先前你說見普六茹堅有天大的好處,便是說這件事?你早就料到普六茹堅會將《朱陽策》殘卷交給我?”

    晏無師含笑:“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未卜先知,但殘卷在普六茹堅手里,這我是知道的,他想讓你幫忙,起碼得拿出誠意才行。你現在的功力恢復可期,不過朱陽策一脈相承,若內容有所缺失,終究不美,說不定其中有什么關卡漏掉了,對修行也不利,所以就算沒有這一次的事情,我也會從他手中要來殘卷給你。”

    沈嶠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晏無師對一個人好,可以好到將全天下的寶貝都捧到對方面前,而且坦蕩蕩地告訴對方:我愿意這么做。

    見沈嶠投注過來的目光,晏無師微微一笑:“阿嶠不必如此感動,這一卷內容,左右我也與你說過大概了,普六茹堅此舉,充其量只是錦上添花,等我下回給你更好的,你再感動也不遲呀!”

    沈嶠真是為此人的厚顏所絕倒,他忙不迭收回目光,生怕晏無師又說出什么可怕的話來。

    等到四月初七那一日,晏無師與沈嶠邊沿梅如約來到隨國公府。

    在那之前,普六茹堅已經上折請求讓獨孤氏入宮探望女兒,此事果然被皇帝拒絕,普六茹堅就又上了一道奏疏,說獨孤氏雖然無法入宮探望皇后,但母子情深,希望能捎些家書吃食入宮呈送給皇后,也算母親思念兒女的一番心意。

    興許是皇帝還不希望將與隨國公之間的齟齬公諸于眾,這一回答應了。

    普六茹堅挑了兩個聰明能干的婢女,準備陪同沈嶠邊沿梅一道入宮。

    看見自己即將入宮的裝束,沈嶠難得黑了臉,質問晏無師:“你怎么沒與我說過要男扮女裝?”

    晏無師訝異反問:“外男怎么可能隨隨便便就入宮,還是后宮,我以為你早就知道呢!”

    沈嶠語塞。

    他覺得晏無師很可能是還在記恨當初自己讓他扮女裝的事情,不過人家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他根本沒法反駁。

    邊沿梅還安慰他:“沒事,我也要換女裝的。”

    事已至此,既然答應了人家,自然不可能反悔,沈嶠只得認命地任由侍女們給自己換了衣裳,又在臉上涂涂抹抹。

    給他化妝的侍女不是普通侍女,而是邊沿梅帶來的浣月宗女弟子,于喬裝易容一道頗有心得。

    沈嶠先前以為易容都是像霍西京那樣直接一張人、皮面、具覆在臉上,再加以秘法,但邊沿梅卻告訴他并非如此。

    “霍西京那種換臉術,必須將人、皮用無數種藥材炮制,再用秘法加以煉制,非一年半載不能見效,一來我們現在沒有這工夫,二來那種秘法我也不知究竟,三來面具與換臉的人也要輪廓大致貼合,講究極多,若稍有出入,就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綻,也根本不像,所以還不如改用其它法子。”

    為沈嶠涂抹的一名侍女笑道:“道長本來就生得英俊漂亮,只稍略略修飾,便能化作傾國傾城的美人!”

    沈嶠疑惑:“男子有喉結,女子沒有,衣領再高也無法遮擋,有心人一眼便能看出,這要如何掩飾?”

    侍女笑吟吟道:“道長交給我們便是了。”

    旁邊邊沿梅還提醒他們:“別把沈道長弄得太漂亮了,萬一被皇帝看上就糟了。”

    沈嶠:“……”

    侍女撲哧一笑:“那我們可沒法子,再如何掩蓋,也掩蓋不了道長本身的風姿,頂多只能把臉稍稍弄得平凡些!”

    弄好臉和脖子,她們又弄來兩套隨國公府侍女的衣裳讓沈嶠和邊沿梅換上。

    一切準備妥當,沈嶠臉上頗有幾分不自在,反是邊沿梅神色鎮定自如,還很有玩心地學那些侍女翹起蘭花指掩口一笑:“沈姐姐,你瞧我美不美呀?”

    沈嶠抽了抽嘴角。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保时捷彩票网址 a股分红赚钱吗 中彩彩票群 手机大富翁是真能赚钱吗 博猫娱乐游戏 为什么现在饭店不容易赚钱 大赢彩票群 采购人员如何赚钱 天津赖子麻将 紫银钱包真能赚钱吗 麻将软件代理 像360软件怎么赚钱呢 91y街机捕鱼辅助秒杀 开发什么项目能赚钱 欢乐捕鱼3修改 手机qq 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