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千秋 »  第86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86章

小說:千秋作者:夢溪石
返回目錄

    長孫晟所言不虛,玉露丸果然卓有成效,沈嶠用了兩丸,稍作片刻,加上體內朱陽策真氣運行,經脈疏通,氣血活絡,胸口悶痛感漸漸少了許多,也不似之前那樣說一句話都非常吃力了。

    他辭別長孫晟和竇毅二人,帶著宇文誦上馬,為了讓宇文誦適應一些,他特意將速度放緩,一面回頭望去。

    長安城巍巍而立,氣象磅礴,一如從前,歷經戰火而巋然不倒,然而千百年來人事變遷,朝代更迭,如宇文憲這樣含冤而死的慘事,只怕再過幾年,也沒多少人記得了。

    竇言被父親牽著手,眼睛一眨不眨瞅著他們,揚聲道:“沈道尊保重,宇文七郎保重!”

    沈嶠朝她露出笑容,卻見宇文誦坐在自己身前一言不發,便道:“你可要回頭再看長安一眼?我們這一去,便不知何時才能歸來了。”

    宇文誦默然片刻,方道:“傷心之地,多看徒惹傷心,我只恨自己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父母受難蒙冤。”

    他的年紀比十五還小,卻一出口就是少年老成的話,當日十五沒了師父,尚且哭得不能自已,宇文誦先前在蘇家哭過一場之后,此時雖然聲音黯啞,語調卻清晰流利,比十五強上數倍,想來王侯世家的孩子莫不如此,再看竇言,當時在沈嶠懷中,雖然情勢兇險萬分,也沒有因為恐懼而胡亂掙扎,影響沈嶠應敵。

    沈嶠摸了摸他的腦袋:“你不要這樣想,你父親原本有機會從容而退,卻依舊選擇留下,一者是不愿意令你母親和兄長眾人獨自赴難,二者也是為了向皇帝,乃至向天下表達他的清白忠心,也許有人不懂,但你是他的兒子,一定能懂他,是不是?”

    宇文誦嗯了一聲,過了好一會兒,方才低聲道:“其實阿爹早有布置,本想讓阿娘他們先伺機離開,但我阿娘也不想獨留阿爹一人赴難,我那些兄長們,也都個個不愿意走,只有我年紀小,被顏叔強行帶走……”

    沈嶠:“是了,每個人生于世上,都有自己的選擇,有些人選擇茍且偷生,也有些人愿意為了名節清白而付出性命,本來都無可厚非。患難之中才更顯真情,齊王既有這么多人明里暗里幫他,蘇家甚至愿意挺身而出站出來與皇帝明著作對,可見齊王品行眾人皆知,無論如何也詆毀不了,我既受人之托,必然會安頓好你,你可有什么親戚想投?”

    他原是準備直接將宇文誦帶回泰山碧霞宗的,但眼見對方小小年紀卻頗有主見,遂改變了主意,詢問他的意見,而非直接替他作主。

    宇文誦搖搖頭:“宇文家的親戚俱是宗親皇室,即便有人肯收留,若是上頭追究下來,難免也連累了他們,如今宇文赟一連殺我父親等三名德高望重的宗室,也不忌憚再多殺些人來立威,沈道長,您去哪兒,我便去哪兒。”

    沈嶠:“好,那我們便去碧霞宗。”

    宇文誦:“碧霞宗在哪里?”

    沈嶠:“在泰山。”

    宇文誦果然來了興趣:“是五岳之首的泰山?”

    沈嶠笑道:“正是,泰山勢加群山,氣冠天下,云霞日出更是一絕,你若親眼見了,定不后悔。”

    宇文誦畢竟年紀小,注意力容易被轉移,縱然傷心欲絕,此時聽見沈嶠的形容,不免也帶上幾分向往之色。

    先前宇文赟忌憚宇文憲的威望,唯恐夜長夢多,只先讓人圍了齊王府,逼得宇文憲倉皇躲藏,旁人只當宇文赟還不想殺人,就放松了警惕,誰也沒想到宇文赟會驟然發難,直接讓慕容沁下手殺了自己的叔叔,齊王府上下不堪受辱,直接在天使面前自盡,消息一經傳出,舉城皆驚,眾人為宇文憲悲痛之余,又紛紛上疏彈劾皇帝底下的爪牙陳恭等人,弦外之音直指皇帝,又有人暗中幫忙使力,讓皇帝沒空派人出城追捕沈嶠和宇文誦。

    如此一來,沈嶠帶著宇文誦一路出了長安數日,也沒有出現追兵的影子。

    至于合歡宗眾人,沈嶠一連殺了對方門中兩個長老,與合歡宗儼然血海深仇,但就算沒有這茬,桑景行當□□得沈嶠武功盡廢,又反噬己身以致重傷,這份梁子也早已結下,眼下暫時安全,不等于永遠都安全。

    沈嶠如今雖有傷在身,但他早已今非昔比,若來的不是桑景行和元秀秀,其他人他尚且能夠應付,也足以保護宇文誦,所以行至和州,便放慢了步伐,沒有循著去碧霞宗最近的路途,而是往南一路走,既是養傷,也是帶著宇文誦散心。

    如此在路上行了三個月有余,二人走走停停,入了城就去尋道觀歇腳,沈嶠則會帶著宇文誦登高望遠,飽覽當地秀色,又或走遍大街小巷,觀閱市井世情。

    正所謂人生百態自有真義,世情之中也蘊含許多道理,大道三千,萬變不離其宗,沈嶠看得越多,心中越通透,對劍道武道亦有助益。

    此時的他早非當日在玄都山上遭人背叛的落魄掌教,然而在紅塵之中打滾一回,他身上非但未見市儈之氣,反而越見出塵,烏發青衣,身負長劍,面色瑩潤,皎若明月,望之如神仙中人,無形之中便令人心生不敢褻瀆的高潔禁欲之感。

    宇文誦則通過這些見聞,很大程度上紓解了郁悶愁苦的心情,他小小年紀,若長年累月煩悶于心,只會短命早夭,沈嶠用心良苦,道理說得很少,只帶他四處游走,便是想讓他多看一些,多想一些,從而放開襟懷,開闊眼界。

    “好教這位道長知曉,你們來得正巧,今日正是黃公六十大壽,舉城鄉紳名宿前往祝壽,您二位若想去登山游玩,還不如等到明日再晚,錯過了壽宴卻有些可惜!”

    他們來到汝南地界,沈嶠帶著宇文誦入住客棧,伙計見兩人是外鄉人,便如是介紹道。

    “黃公?”沈嶠自然沒法從這兩個字上判斷對方的身份。

    “是是,黃公名諱希道,正是本城名士,據說不管在士林還是在江湖上,都頗有名聲,小子也說不出那么多的道道,不過黃公在本城的名聲的確如雷貫耳,他老人家極為好客,便是沒有受邀也能進去喝一杯水酒,聽說今日還會有月琴名家杜公獻曲祝壽,許多人都聞訊前往呢,就算進不去,在外頭聽聽也能洗耳朵……”

    伙計兀自喋喋不休地說著,沈嶠回憶黃希道三字,似乎曾聽晏無師提起過,對方據說出身汝南世家,精通音律,武功上同樣頗有成就,不過因為家世背景的緣故,只能算得上半個江湖人。

    武功稍微低點的人都不入晏無師之眼,之所以提過他,乃是因為此人能將音律演化出肅殺之氣,又能奏出和悅之聲招來百鳥駐足,與法鏡宗宗主廣陵散有些共通之處,但黃希道的武功雖然不如廣陵散,音律上卻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晏無師說廣陵散的時候,也曾略提黃希道之名。

    宇文誦眼睛一亮,扯扯沈嶠衣角,待他彎下腰,便悄聲道:“他說的那個月琴名家我見過,叫杜昀,曾經入宮獻過藝,的確有一曲繞梁,三日不絕之功。”

    沈嶠:“你想去聽?”

    宇文誦面露渴望:“可以嗎?”

    沈嶠微微一笑:“自然可以,既然黃公好客,想必不在乎多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

    此處離黃府不遠,兩人到那里時,一名身著管家服色的人正站在門口親自待客,迎來送往。

    對方見沈嶠帶著宇文誦前來,照例詢問姓名,沈嶠為免麻煩,便隱去真名:“在下山喬子,游方道人,聽說黃公大壽,特來賀壽。”

    來了空手未免失禮,他在路上買了點禮物,此時便由宇文誦雙手奉上。

    這點禮物并不被管家放在眼里,今日黃家多的是上門蹭吃蹭喝的人,但黃府家大業大,不在乎多這點人,只將人按身份分作幾撥引到幾處去,江湖人有江湖人的座席,名士也有名士的座席。

    黃府管家見多了各色人等,早已練就火眼金睛,見沈嶠身后背著長條布囊,貌似武器,便多了兩分小心:“敢問這位道長可是江湖中人?”

    沈嶠卻搖搖頭:“拳腳功夫只是粗通,算不上江湖中人。”

    管家因他氣度出色,自然也不敢將其歸入尋常人等,又見宇文誦小小年紀,同樣俊秀沉穩,當下便讓人將他們引至名士所在的座席上。

    沈嶠與席間眾人本不相識,但他性情溫厚,待人可親,旁人見他道士打扮,難免詢問起道門典故,這一來二去,沈嶠已與左右熟稔,也知曉這些人都是本城名士,在士林中有些名望,今日也是為了杜大家的月琴獻藝而來,言語之間,很是推崇。

    賓客還未來齊,主人家去了別處招呼客人,眾人交頭接耳,聯絡感情,氛圍熱烈卻有些吵雜,宇文誦聽左右談論曲藝,一臉認真,沈嶠不經意抬頭,余光卻瞥見一個熟悉的人影。

    熟悉得他忍不住咦了一聲。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彩53彩票首页 能赚钱的广告软件 咋样能赚钱 钱兔赚钱需要做任务吗 梦3国怎么赚钱 常乐福州麻将 阿里云是靠什么赚钱吗 夏天买炸果汁赚钱么 银河彩票网址 手机赚钱柝寒光照铁衣 安置房开发商赚钱吗 问道商人怎样0投资赚钱 宁夏划水麻将作弊器 手机上班做什么赚钱 海王捕鱼怎么金币多 做外卖甜品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