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千秋 »  第82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82章

小說:千秋作者:夢溪石
返回目錄

    士兵見他神色變幻,只當他一時難以接受這個事實,還安慰道:“先帝素來不喜佛道,當今陛下登基之后,對佛道的限制就放寬了,還重新將佛門奉為國教,道長你在長安城也可以行走無忌,不必擔心被人盤查了。”

    沈嶠苦笑,這難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嗎?

    “那陛下為何又不肯守父喪?”

    此話一出,兩名士兵俱都緊張起來,左右四顧,見沒人注意,方才低聲道:“此事哪里是我等能夠知曉的,道長還是不要多問的好!”

    沈嶠又問:“那你們可知齊王宇文憲如何了?”

    二人都搖頭表示不知。

    他們僅是最底層的兵卒,齊王的行蹤的確也不是他們能過問的。

    既然如此,沈嶠也沒什么可問的了,他謝過二人,喝完茶,又見他們帶著犯官家眷準備啟程,便向對方辭別,解下系在柵欄的韁繩,翻身上馬,朝長安方向而去。

    一進長安城,沈嶠并沒有感覺太大的變化,依舊熱鬧非凡,依舊熙熙攘攘,人來人往,絡繹不絕,遠比來時看到的其它州府要繁華數倍,唯一的區別是,街道上,尤其是通往皇城那一條大街的官家人似乎要比從前多一些,或四處巡查,或押送犯人,犯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與沈嶠在城外看到的一樣,他們愁容滿面,于這份熱鬧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沈嶠駐足看了一會兒,隊伍中孩子的哭鬧讓他心有不忍,但他很明白,且不論這一家子的罪行是否冤枉,就算自己救了他們,也沒有辦法安置他們,到頭來還可能令他們受更多的罪。

    更何況,往后只怕還有更多的人,落入與他們一樣的境地。

    救一家一姓易,救天下蒼生難。

    他暗暗嘆息一聲,移開視線,轉身離去。

    沈嶠先去了晏無師原來在京城的少師府,他并未近前,只遠遠望一眼,毫不意外看見那座宅子如今已被查封,大門上鎖,庭前冷落,京城寸土寸金,唯獨此處周圍連馬車都甚少路過,旁人似乎擔心自己與其扯上關系,皆避得遠遠的。

    邊上倒有幾個挑擔子賣菜的,還有人來買,只是仔細觀察他們神色,卻都能看出一些異樣,不像尋常小販,倒像是特意等在那里的。

    若換了從前,沈嶠必然想也不想就上前詢問了,但他現在與晏無師相處多了,不知不覺潛移默化,也懂得凡事多觀察細節,此時察覺那幾人的異常,就沒有再上前。

    邊沿梅在京城也有兩處宅子,一處是官邸,宇文邕賜下的,與少師府一樣,一處則是私宅,知道的人少些,但也并非秘密,當日沈嶠在長安時,邊沿梅誤會他與晏無師的關系,還特意帶他認過地方,熱情邀請沈嶠上門作客,令沈嶠有些哭笑不得。

    官邸與少師府一樣,遭遇了被查封的處境,門前也有人喬裝改扮暗中監視。

    私宅倒還在,門雖然關著,但沒有上鎖。

    邊沿梅這座私宅位于城西某條巷子深處,附近住的多是小有家產的書香門第,既少了高官顯宦的車水馬龍,又不像商賈市井那般吵嚷,倒是極佳的隱蔽之處。

    沈嶠沒有推門,而是翻了個墻。

    以他的武功,就是翻墻,也翻得悄無聲息,姿態瀟灑。

    宅子收拾得很干凈,草木儼然,片塵不染,但冷冷清清,半個人影也沒有。

    沈嶠在里頭走了一圈,每個屋子都推門進去,但什么也沒有發現。

    邊沿梅去了哪里?

    這些年浣月宗勢力與北周政權相結合,被宇文邕許以高位,倚為左右臂膀,長安相當于浣月宗的大本營,但浣月宗在魔門三宗里算是比較特殊的,晏無師只收了邊沿梅和玉生煙兩個弟子,余下勢力都分散各地,顯得有些“人丁單薄”,如今京城人去樓空,再要尋找,便如大海撈針了。

    東廂房里傳來一聲細響,極其輕微,聽著像是桌案不小心被撞挪了一下。

    這剛好是沈嶠還未進去的最后一個屋子。

    屋子里的人似乎將呼吸也壓到了最輕,但于沈嶠而言,依舊是清晰可聞。

    他推開門,一步一步,走向屏風那一邊。

    壓抑的呼吸聲越來越粗重,沈嶠在床榻前停住腳步,彎腰伸手。

    一聲驚呼從床底發出,還沒等沈嶠碰到對方,一個小小的身影已經從里頭竄出來,向門口跑去。

    但還沒跑上幾步,人就生生頓住,連帶啞穴也被點了,聲音半點發不出,只能滿臉驚恐。

    “你別怕。”她聽見有人這么說。

    “我是上門來尋故友的,豈料故友全家都搬走了,所以進來看看,你是誰?”俊美出塵的道人溫和道,繞到她面前。

    這樣一個人,怎么看也不像個壞人,她狂跳的心慢慢平靜下來。

    沈嶠解開她的啞穴。

    小女孩年紀不大,滿面塵土卻掩不住原本的白嫩,從衣著上看,應該是出身富貴之家,且從小嬌養長大的,只不知為何會跑到此地。

    “你又是誰?”女童大著膽子回問。

    沈嶠笑了:“我叫沈嶠,是玄都山的道士。”

    “沈嶠?”女童似乎在思考,“是《禮記》中為榆沈的沈?《列子·湯問》中的員嶠山?”

    “是,正是那兩個字。”沈嶠為對方小小年紀就擁有的淵博學識而驚嘆,“你又是哪家千金,為何會藏在此地?”

    女童終究年紀不大,再是穩重成熟也繃不了太久,聞言露出松了口氣的表情:“我聽舅舅提過沈道長,沈道長應該不是奉命來找我的罷?”

    沈嶠也被她繞得有點糊涂了:“你舅舅是誰,我又奉誰的命令?”

    女童:“我是竇家阿言,我母親乃襄陽長公主。”

    沈嶠明白了:“你所說的舅舅,應當是先帝罷?”

    竇言點點頭:“我家中有人監視,那些人想讓我入宮去見陛下,我只能偷偷跑出來,原是打算來此處尋邊叔,沒想到沒找著人,外頭又有人在找我,我又不敢出去……”

    沈嶠蹙眉:“這到底怎么回事?你母親乃先帝長姐,當今天子的姑母,誰又敢為難你們?”

    話剛落音,他便想到,除了皇帝,又有誰敢為難他們,可不就是皇帝么?

    竇言咬住下唇,似有難言之隱,沈嶠也沒有繼續逼問,反是溫聲道:“這宅子里的人怕是早走了,你留在這里枯等也無用,不如先歸家去,有你阿娘在,陛下總不敢如何的罷……”

    “不不!不能回家!”竇言連連搖頭,“我若回家,陛下必要召我入宮,屆時阿爹阿娘也攔不住,我小命便不保了!”

    沈嶠見她說得這樣嚴重,一時也沒了法子,正要詢問她的打算,外面便傳來一陣喧囂,腳步聲接踵而來,緊隨其后的是宅子大門被狠狠推開的動靜。

    “此處不是什么要緊的地方,想來人早就已經走光了,你們不必再進去,我一人去看看便可。”

    說話的聲音聽著有些熟悉,沈嶠細思片刻,想起一個人名。

    楊堅。

    竇言嚇得躲在他身后,扯著他的袖子:“快走,快走!”

    見沈嶠沒動,她頓了頓腳,直接跑回原先那屋子,約莫是又往床底下躲去了。

    竇言剛跑進去,楊堅已經大步走了過來,正好與站在院子里的沈嶠碰了個正面。

    沈嶠面色平靜,反是楊堅大吃一驚。

    “你……”他剛開口說了個字,旋即又閉上嘴,往外看了一眼,又朝沈嶠作了個手勢,意思是讓沈嶠不要說話。

    沈嶠看懂了他的暗示,點點頭,等他先開口。

    楊堅卻眉頭緊鎖,臉上變幻莫測,像是在猶豫要說什么。

    反是屋子里的竇言沒等到動靜,忍不住悄悄從里頭走出來,扒在門上往外偷看,她自以為隱蔽的動作被楊堅瞧見,后者面露意外,上前幾步,竇言嚇得差點又跑回去。

    “沈道長可知邊大夫行蹤何處?”他竭力壓低聲調,而是語速飛快。

    沈嶠自然是搖首。

    “我受人之托,如今卻無法履行,只能煩請沈道長援手,幫我將竇家小娘子送至蘇家暫避!”

    蘇家?沈嶠面露疑惑。

    楊堅:“就是美陽縣公府上!”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高聲詢問:“不知隨國公可有發現,可需要小人幫忙?”

    楊堅忙以高聲回應:“不必了,我這就出去!”

    他也無法再多說,只朝沈嶠拱了拱手,便轉身匆匆離去。

    說話聲隱隱從門口傳來,過了片刻,人陸續走光,大門重新合上,還被上了鎖。

    竇言從屋里探出頭,面色惴惴。

    沈嶠告訴她:“人都走了,隨國公讓我先將你送到美陽縣公府上暫避,你看如何?”

    竇言想了想:“也好,美陽縣公與我阿爹素來交好,應該是阿爹托付他的,那就有勞沈道長了,此事會不會為你帶來麻煩?”

    沈嶠笑道:“不會,舉手之勞而已。”

    他帶著竇言輕輕松松翻了墻,按照竇言所指的方向,繞小路前往蘇家,竇言想來從未見過如此出神入化的輕功,一路上驚得合不攏嘴,及至蘇家后門時,看沈嶠的神情已經滿是敬畏。

    沈嶠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包子頭,又從蘇府后門翻墻進去。

    竇言一邊給他小聲指點:“過了這個庭院,前面第二間屋子就是書房,我曾隨阿爹來過,美陽縣公白日里都會在那里面……”

    以沈嶠的身手,潛入蘇家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蘇威好端端正在書房看書,冷不防被一大一小從外面推門進來,差點沒驚得大聲叫人。

    好在他還認得沈嶠與竇言,將欲出口的話堪堪忍住,換了個相對正常些的語調:“沈道長?竇二娘?”

    竇言從沈嶠懷中下來,脆聲道:“世伯且勿驚詫,阿言此來并無惡意!”

    蘇威忙起身開門探望,見外面無人窺視,方才重新關上門,回身道:“你們怎會來此?阿言,我聽說竇家如今被陛下派去的人團團圍住,為的就是找你。”

    竇言黯然道:“是,都怪我為父母帶去麻煩了,陛下唯恐爹娘將我藏匿,如今正盯著竇家,我暫時回不去呢,只能過來求世伯庇護了。”

    沈嶠道:“我們在邊府上遇見隨國公,是他讓我們過來找蘇縣公的。”

    蘇威嘆了口氣:“罷了,你們且隨我來。”

    他也不細問其中原因,想來已知一二,反倒是沈嶠自入了長安,便覺一切事情均出乎意料之外,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蘇威起身將書架推開,露出后面隱蔽的暗門,又帶他們從暗門進入暗道,最終來到另一間屋子。

    屋子并非不見天日,窗戶外面還有綠蔭掩映,日光隱隱綽綽透了進來,若放在夏日,必是避暑佳處,但同樣也隱藏了自己的位置,讓別人很難找到這里來。

    窗邊立著一人,背對他們,負手而立,見蘇威推門而入,轉身瞧見竇言,不由驚訝:“二娘?”

    竇言一路上表現得頗為成熟,及至看見此人,卻禁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五舅舅!先帝舅舅是被表兄所殺的!”

    此言一出,在場數人俱都大驚失色。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过去热门的无本赚钱项目 在哪里写软文可以赚钱 不用充值赚钱的应用 保卫萝卜赚钱微信 彩金捕鱼季最新手机版下载 从原产地拉香蕉赚钱吗 千旺彩票群 微博 自媒体 赚钱吗 网上医生靠什么赚钱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作弊 搭建分享转发文章赚钱平台 倩女幽魂怎么赚钱快 港式铁板炒饭赚钱吗 小百货卖什么最赚钱 状元彩票首页 入驻头条号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