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軍婚難耐 »  179:一百七十九(萬更)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179:一百七十九(萬更)

小說:軍婚難耐作者:心靜如水
返回目錄

    此時的祁新瀾,黑衣黑褲,紅色的長高梳起成馬尾盤在腦后,手中一把槍抵大堂經理的腦袋前,狠冽的說著:“把阿良交出來。”

    情吧的那個阿良,跟祁新瀾幾度歡愉過來,錢訖兩吃,倒也散的痛快……之后呢,祁新瀾倒也找過幾個新寵,滋味嘛,就那樣,可有可無的,不過比一個人強了許多。

    她得到顧遠航已經回了b市的消息,悄摸的也去看過他們怎么生活,說實話,她不相信那個女人會比她好,但是她卻在顧遠航的臉上看到了久違的歡笑,和寵溺的神態,不過那都是給另一個女人的。

    就這么遠遠的看著也好,她不敢上前更不敢靠近,她答應過祈忠義,不去打擾顧遠航的生活,如若不然,她將一無所有。

    是呀,她本來就一無所有,父母留給她的那點財產,少的可憐,祈家的生意跟顧家的一樣,都是由職業經理人打理著,不過因為父親生前愛胡玩,當初犯過大錯,差點讓公司倒閉,其后自愿放棄祈家生意繼承權。

    回到現實的世界,這是一個沒有就萬萬不能的世界,她再清高,也抵不高錦衣玉食般的生活。

    每日里,spa,美食跑車的享受著,更是冷眼看著多少人羨慕的眼神,大大的滿足了祁新瀾心底的虛榮心,這讓她怎么能放棄……

    但是,天有不從人愿時,聽李春香說,她第一個買來的男人阿良讓趕出了情吧會所,原因是得了a字頭的病,這還得了……而且會所里也出具了阿良的檢查結果,呈現陽性,也就是讓阿良是標準的艾滋患者。

    因為出了這事,會所里,免費為使用過阿良服務的女人們去做這種檢查,而那一次祁新瀾包阿良時走的外場,私單,雖然會所沒有聯系她,但是李春香得到消息就告訴她了……

    怕嗎?祁新瀾是怕的,經歷那么多的危險活著回來了,不是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嗎?她的后福還沒有享受到時,就遇上這么惡心人的事。

    在買醉了幾個晚上之后,得到阿良從情吧出來后,到這里做表演掙錢,沖動之下,祁新瀾弄了把手機就找來了,她不敢去檢查,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要讓這阿良付出代價。

    這不就找到了這兒,可這是秦沙漠的地盤呀,本來就是黑道出身的大老板的地盤,能允許你這么的放肆嗎?

    但是祁新瀾也不是一般的人不是嗎?這個女人有多彪悍,從她能奇跡般的死而復生就能看得出來,所以,她會怕這幾個保全人員嗎?

    幾人打斗之間,自然把大boss秦沙漠給招了出來。

    “怎么,想在我這兒打架嗎,祁大小姐。”秦沙漠也是一身黑衣黑褲。

    墨色的西式西裝外套袖口別上了金色的袖扣,與金色滾邊相呼應。潔白的襯衫領口,是一層金色的蕾絲點綴,雍容華貴。

    五光十色的燈光下,那張俊俏的臉上寫滿了譏諷之意,這祁新瀾也不掂量下自己幾斤幾量重,敢來他這兒來鬧,簡直是活膩歪了的。

    祁新瀾愣了一下,這是秦沙漠,她認得的,這得得宜于早些年對顧遠航的暗戀,所以偷偷的了解過顧遠航周邊有那些朋友的,只是沒有想到,會在這時候遇上。

    祁新瀾有點著急的四下看一圈,秦沙漠卻像是洞悉她的心思那般開了口:“怎么了,祁大小姐,莫不是看看這兒有你的幫手沒?”

    還別說,祁新瀾就是這么想的,但是怎么能奈得住秦沙漠這般的冷嘲笑熱諷的,當下就起了急:“你別太過分了,我來找阿良的,聽說他現在在你們這兒混飯吃。”

    該死的,找到那個男人,她非得剁了他不可!

    秦沙漠暗笑,好呀,等的就是你這句話,給邊上的人使了個眼色:“去把阿良找來。”

    而后招呼其它客人繼續,再然后,就把祁新瀾給請到了一個包間內。

    顧遠航和方子謙看到這一幕那也是各懷心思的,但是這并不算完事,沒過一會兒,秦沙漠競然請了顧遠航跟方子謙過去另一個包間,說是有事給他們說。

    其實能有什么事呀,只不過是讓顧遠航跟方子謙欣賞一下祁新瀾的丑態罷了。

    這是一間套間,一層暗色的玻璃來墻,另一間屋子的人,完全不會知道隔壁屋子里有人在看著他們。

    顧遠航不解秦沙漠這是何意?

    其實秦沙漠能有什么意思,不過是怕顧遠航會三心二意罷了,本來倒也是好意,不曾想,這好意有時候,不見得能辦好事。

    沒錯,秦沙漠是為蘇齊洛鳴不平呢,蘇齊洛這近三年的時間,是怎么為顧遠航守著的,別人不知道,作為蘇齊洛的忠實追求者,秦沙漠同志即便是放棄了追求,但蘇齊洛的動向,也有人定期向他匯報的。

    所以祁新瀾跟顧遠航那點點事,秦沙漠這邊自然也是知曉得的,說實話,這幾年過去了,秦沙漠對蘇齊洛早從那點點的暗戀升華為親情了,他就像是個哥哥一樣的,愛護著蘇齊洛。

    所以,你想吧,在知道了祁新瀾把顧遠航強留在那島上,還差點殺了蘇齊洛的事情,秦沙漠這個當哥哥的,怎么能不動怒。

    秦沙漠本來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在是對蘇齊洛的事上,他倒還真正人君子了一把,不過對其它,那就不會那么正了,比如對祁新瀾。

    那就一個字,這女人必須得死,怎么死也是個事,不過,那倒也不難,常在河邊走,那有不失鞋的對吧……

    江太公釣魚,愿者上鉤,這話也對,人家只不過下了個餌,你自己樂意上鉤那就怪不得別人了,那上鉤的魚兒,自然說的是祁新瀾,那誘餌嘛,不就是男人嘛。

    阿良讓大堂經理給扯到了包間中,大堂經理一臉嫌棄看著這一對狗男女,關上了門默默的守在門外。

    “瀾瀾,你怎么來了,你是不是想我了……”

    這阿良長的人模狗樣的,奶油小生一枚,但是據說那方面的功夫相當給力,所以在情吧里,就他最掙錢,可是太貪心了,接外面的私活,所以染上這臟病。

    如若不是上次他照秦沙漠的要跟祁新瀾做了之后,這會兒,他估計就只能混吃等死,也可能是等著餓死,像他們這行的,每個月的保養美容費就要消耗掉所拿到手的錢的三分之二還要多,真正存下來的少之又少,如果沒有工作,不能想像,連治療都不能治療,那得有多慘。

    祁新瀾恨不能拿手中的槍把這男人給崩了得了,尼瑪的,她這是花錢找罪受的嗎?怎么就看上這小子了,現在害得她連李春香這唯一的朋友都沒有了……

    啪啪兩耳光甩了上去,祁新瀾一把掐住阿良的脖子,一個擒拿手就把阿良給反煎住手,摁倒在地板上。

    “瀾瀾,別這樣嘛,有話咱們好好說,我知道你想我了,寶貝,我也想你呀……”

    阿良說著肉麻的情話,人也跟著激動了起來,沒辦法,做這行做久了,人跟著也就態了,這種sm的事也是常有的事。

    這邊顧遠航跟方子謙看得身上直起雞皮疙瘩的,顧遠航也是皺緊了眉頭,這是讓他們看動作片的嗎?

    “顧遠航看到沒,這個女人是什么樣的,所以,你最好是離她遠一點。”秦沙漠的嗓音適時的響起,人也慵懶的靠坐在真個皮沙發上,兩手平伸的看著天花板。

    顧遠航詫異看一眼秦沙漠,心里怪怪的,他知道秦沙漠是他的朋友,可是這也管得太寬了點吧。

    方子謙輕咳一嗓子,而后聽到那邊有打起來的聲音,再一看,的確祁新瀾打人了,直接抄起茶幾上的果盤,照著阿良的頭上就開了瓢的,那血一流陋來,阿良就嗷嗷大叫了。

    祁新瀾卻是拿出一個打火機來,狀似不經意的打了幾個,阿良早讓她捆了手腳,成一個難堪的姿勢在地上。

    “說吧,誰讓你找上的我。”祁新瀾也不笨,這事沒那么簡單,還記得那晚上,本來李春香給她叫的會所里一個公關,可是后來,那經理直接的說有個好貨,可以走私活,也是他們會所的。

    錢這事,祁新瀾本來是不在意的,可是這個阿良,的確有能耐,僅僅是幾個按摩都能讓她放松了心神,那魂兒都跟讓人吸走了一樣的,所以,她想著這也是這里的公關,所以沒事,就包了阿良幾天。

    春風幾度過后,玩膩歪了,就換了人,但不曾想,這還沒一個月呢,就傳出阿良染臟病的事情。

    所以祁新瀾自然而然的多想了,如果說誰最不想讓她回來,那就只有顧家人,而如今,這帝宮的老板,跟情吧會所的才板都是顧遠航的朋友,所以,這很明顯,就是有人刻意為之的。

    這么一想,祁新瀾那是氣不打一出來的,她可是聽了祈忠義的話,沒有找顧遠航跟蘇齊洛的麻煩,可是他們卻找起自己的麻煩。

    祁新瀾不禁想到方子謙所說的,如果不想死的話,最好祈禱顧遠航永遠不要恢復記憶。

    如果這事是顧遠航指使的,對她進行報復的話,那么,他真的恢復記憶了嗎?如果是的話,那么……他……

    祁新瀾只要一想到顧遠航恢復了記憶,知自己騙了他半年,才這樣報復她的,那心里就跟難受的要死,一點也不舒服。

    祁新瀾這樣的人,她心里難受了,能讓別人好受得了么?這首當其沖的就是手下的阿良了,摁了阿良的頭啪啪的朝那地板上就砸了起來,好像她在砸的就是一個沒用的死物,不是活生生的人一樣,沒一幾下,阿良那張漂亮的臉蛋上都滲出血水來了。

    這邊顧遠航跟方子謙也看得心驚,秦沙漠卻是好心的為二人解答了祁新瀾為何會這樣對阿良:“阿良得了艾滋,一個月前睡了祁新瀾。”

    啊……

    方子謙驚長大了嘴巴,那么祁新瀾是不是也染病了,所以才會這么對阿良的。

    這么一想,倒又覺得阿良也是活該,尼瑪的,得了臟病還亂睡女人,方子謙的眼神不自覺的看了一眼顧遠航,只見這哥們還是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好像跟他沒關系一樣的,方子謙這才舒了一口氣。

    如果是以前的祁新瀾,方子謙可能還會猶豫一下,因為很早之前,他就覺得顧遠航跟祁新瀾是很相配的,而且隊里的人都默認了兩人是一對的事。

    故而,如果祁新瀾沒有對蘇齊洛和顧遠航做過那樣殘酷的事情,毀掉了她在方子謙心中的美好,那么這會兒方子謙可能還會糾結一下,但現在不了,方子謙覺得顧遠航最好不要有什么動情呀,或是心疼呀,那怕是可憐也不能有,那樣的話,就太對不起蘇齊洛了。

    所以整體來說,方子謙對于顧遠航這樣的反應是相當的滿意的。

    但是他滿意,不代表秦沙漠也會滿意呀。

    那邊祁新瀾把阿良的頭砸的暈頭轉向時,抬起那男人的頭,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瑞士軍刀:“說吧,是誰指使你找上好的,想好了怎么說,別一會說錯話,我再一小心把人鐵舌頭給割下來,把臉蛋兒再弄花了,以后可就不能靠著臉蛋兒騙女人了,或者是把你的命根子給廢掉,要是說實話,姐兒許能看在往日情面上,給我留點面子,否則的話……”

    祁新瀾說的那叫一個心平氣和呀,可是聽的人,卻是倒吸一口冷氣,阿良這會兒全身都發冷了,心底里哀嚎著,他怎么這么點背,這是招惹了怎么樣的一個變態女人呀。

    “沒有人指使我,沒有……”

    阿良咬緊了牙也得說沒有人指使呀,就算這女人要廢掉他,那也不能說呀,因為說完后,估計不是廢掉而是直接連小命都沒有了的……

    這邊屋子里,秦沙漠又在邊上做了注解一般的開口道:“是我指使的阿良去睡這女人的。”

    顧遠航蹙起了眉頭:“為什么要這樣做?”他不理解,秦沙漠不是他的發小么?難道是為了他報仇,可怎么有一種怪怪的感覺呢。

    秦沙漠淡笑不語,心底也是不吐不快,可是想到蘇齊洛眨巴著一雙淚眼懇求他的話:“沙漠,好沙漠,好大哥求求你了,就當不認識我好不好,我就是你兄弟的媳婦……”那女人可真是恨呀,為了給這個失憶的男人留一個兩人最美好的記憶,不想讓這男人憶起從前那些不堪的事情,競然這么對他說,讓他把她當成陌生人。

    陌生人么?她怎么能如此的殘忍!但是他秦沙漠罩著的妹子,怎么能讓這人欺負成這樣,早在秦沙漠聽到蘇齊洛跟顧遠航出事的消息時,就想帶人去那座島給轟掉的,可是想到那丫頭說的,不要再管她的事了,他就忍著沒有管了。

    可是這個叫祁新瀾的女人簡直是欺人太甚了,當他秦沙漠是死人么?敢這么欺負著蘇齊洛后,還膽敢回b市,那就別怪他客氣了,他秦沙漠可不是軟蛋,更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祁新瀾有今天,那是她活該。

    “不為什么,這女人不是在島上差點把你們整死么?到了咱們兄弟的地盤上,咱們當然得替你把場子給找回來不是么?”秦沙漠說的合情合理的,讓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來,可是顧遠航卻不這么看。

    總覺得秦沙漠說這話時心里一定是咬牙切齒的那種,也不知為何會有這樣奇怪的感覺……

    “真的是這樣么?”顧遠航又多問了這么一句,看到秦沙漠那閃躲的眼神時,顧遠航心中已有了自己的答案。

    “當然。”祁新瀾這句話說的點點心虛,但也是迎頭而上。

    另一間屋子里,祁新瀾還在折磨著阿良,可是顧遠航卻是站起身來,要回去了。

    方子謙也是一蹙眉頭,臨離去前,給秦沙漠說了一句:“如果祁新瀾受刺激做出什么瘋狂的事情來,你會后悔今天的所做所為的。”

    小跑著追出去時,方子謙就想著這事的,特別是祁新瀾那樣的女人,可以說都小死過幾次的人了,自然是不怕死的主,真把她逼急了,會發生什么事,沒有人知道……

    秦沙漠卻是自信滿滿的,開什么玩笑,他既然做下了這事,當然就不會讓祁新瀾有反撲的機會……

    方子謙追著顧遠航出了帝宮,顧遠航看一眼外面的天色也不早了,就對方子謙說:“走吧,回去吧。”

    方子謙那叫一個汗顏呀,這任務還沒有完成呢:“要不我們走著回去。”

    顧遠航知道方子謙肯定是想跟他說什么說的,于是就直接就開口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說吧,非得把我拉這兒來,看這破事干嘛呀。”

    方子謙那叫一個囧呀,這還跟他發起火來了,但是你顧遠航為什么發火呀,因為祁新瀾么?

    “你在生氣?”方子謙試著問出了口。

    顧遠航冷哼一聲,:“沒有。”

    方子謙在心里腹誹著,明明就有的:“因為祁新瀾你生氣?”如果是這樣的話,方子謙會很不滿意的。

    顧遠航沒好氣的白他一眼:“你跟我說實話,沙漠為什么這么做?真的是替我報仇這樣的么?”

    方子謙聽他有此一問,這心里也是發虛的,嗷嗷,這讓他怎么說呀,難道說秦沙漠一直都是蘇齊洛的護花使者么?還是說……

    方子謙的不回答,給了顧遠航更多的遐想,也許他猜想的沒有錯,秦沙漠不是為了他報仇,而是為了蘇齊洛,這一個認知,讓顧遠航心里很是不舒服……

    “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呀?”顧遠航這才想起來,方子謙一直想找他談談,會有什么事?

    方子謙這時候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說了,可是顧遠航這么問了,他要不說好像又不太好,故而就開口道:“那個,你是不是身體還沒好?”說話間那小眼神往顧遠航的下身瞄去了。

    這可把顧遠航給惹火了,這眼神,男人之間代表什么,他就是失憶了也懂的好不好:“滾蛋,你才有毛病呢,我沒病。”

    方子謙松了一口氣,不過馬上又問了:“那是你心理有陰影么?”這可是自家老婆讓問的呀,方子謙在心里想著,關鍵時刻,要是顧遠航發火的話,他就把自家老婆推出來行不行呀。

    “啰嗦,關你什么事?”顧遠航兩眼一瞪,方子謙就怯怯然了,說實話,以前的時候兩人關系好的時候,顧遠航就是這樣瞪眼他也不怕的,可是自從蘇齊洛的事情,兩人鬧翻了之后吧,方子謙每每想起顧遠航那吃人般的眼神,心里那叫一個愧疚加內疚外帶各種的自責,再加上顧遠航出事后,方子謙相當長一段時間都是自責的,自責自己浪費了蘇齊洛跟顧遠航那么多寶貴的時間……

    這如今顧遠航回來了,方子謙可是松了一口氣的,但是讓顧遠航這么一瞪眼,倒還真有點底氣不足了呢。

    “你tmd的到底想說什么?”顧遠航像一頭火爆的獅子那般的,就這么吼了出來,燈光下,方子謙都能看到他的胸膛在一鼓一鼓的,頭上的青筋也是鼓起來的。

    “那個,其實是清萍讓我問的,你別怪我呀……”方子謙怯生生的看一眼顧遠航,而后腳步悄然的往后移了一點:“清萍說:你問問他為什么不跟我嫂子上床,到底是生理原因,還是心理原因?”

    這話方子謙可是一鼓作氣說完的,說完后,腳底抹油的往后又退幾步,確保在顧遠航揍不到的地方。

    顧遠航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料到,方子謙這么直白的問題,也可以說沒有料到會讓人問他這個問題。

    這事蘇齊洛都沒有問,倒是家里人都開始擔心起來了嗎?

    他的確是有心理陰影的,因為對過去的事情,一點記憶也沒有,蘇齊洛那丫頭編的故事,是很美好,可是漏洞百出。

    比如說,那丫頭說,顧惜是他們的女兒,可是怎么可能,顧惜今年都六歲了,七年前自己就跟那丫頭結婚了么?可七年前那丫頭才十九,根本就不能結婚的,而且顧惜長的跟那丫頭一點也不像的。

    倒是顧天跟顧宇,肯定是他們的兒子沒錯,所以他不確定,自己跟蘇齊洛的過去,到底是個什么樣的?

    還有祁新瀾,祁新瀾口口聲聲的說,很多年前,他們就是一對,而且兩人又是戰友的關系,如此以后,沒準幾年前,他真跟祁新瀾是一對呢?

    但這事,沒有人告訴他,不是他有多稀罕祁新瀾,而是他想弄明白一件事。

    再有就是,他知道蘇齊洛對他好,蘇齊洛愛他,他也喜歡那丫頭,但他想站在跟她同一條跑線之上,他想知道他們的全部的過去,還有離開那兩年時間里,自己跟祁新瀾之間到底又發生過什么?

    這事不光蘇齊洛會糾結,他自己也糾結的,聽祁新瀾的意思,他們這幾年一直是夫妻,那么夫妻之間的事呢?

    他不敢問,就是問了,以祁新瀾那樣的人,大抵也說不出他想要的答案,所以他在等,他去找過心理醫生,希望能借助催眠來恢復記憶,他去醫院做腦部ct,希望可以借助治療來恢復記憶,可是記憶這個東西,就跟人一樣,平時你擁有時,你會為過去或多或少的一些不好記憶而煩惱到恨不能失去記憶才好。

    但當你真正的失憶后,你又想日盼夜盼,盼著自己能恢復記憶。

    就如顧遠航現在這般,滿心火的想找回記憶,卻是苦無門路。

    “……”

    良久,顧遠航都沒有答話,方子謙也是訕訕的上前了一步:“那個,媽媽也知道了這事,一直問齊洛,所以你看是不是……”

    你看看你就別嬌情了,自己的媳婦,你睡吧,睡吧。

    方子謙真想這么說的,可是他又沒臉皮厚到能這樣說出來,這要是放以前,或是顧遠航的媳婦換個人,不是蘇齊洛的話,這話,他還真能開玩笑般的說出來,可是蘇齊洛是他心中永遠的女神呀,這讓他怎么能開這個玩笑呢。

    “恩,就這事,你把我拖到這兒來的?”顧遠航瞇著一雙黑眸不悅看著方子謙,閑和蛋疼,他們夫妻的房事,也得讓這些人上綱上線的么?

    方子謙木然的想著,顧遠航果真是顧遠航,夠強大呀,你看人家就沒把這當事的,搞得方子謙也覺得自家老婆把事看的太嚴重了。

    ……

    兩個男人一起回了顧遠航在市區的小家花園小區里,開放式的一居時里,姑嫂二人窩在沙發上正說的起勁呢。

    聽到開門聲,顧清萍跳下沙發就沖了過去,方子謙滿臉笑容的,不過,馬上他就笑不出來,因為顧清萍姑娘沖著自家哥哥飛奔去了。

    “哥,你可回來了,我剛還跟嫂子說你呢。”

    顧姑娘很是熱情,不過顧家哥哥可是黑著一張臉的,心說,說我什么,說我的房事么?

    顧遠航伸手把顧姑娘纏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扒拉下來,往后一推:“回去。”

    方子謙急急的把讓顧遠航推過來的妻子攬進懷里,面上有些不悅,媳婦兒可是懷著身子呢,你說這大舅哥怎么就這么粗魯呢。

    顧清萍讓顧遠航這么一推吧,也是眼淚絲絲的,沒辦法,懷孕的女人情緒多呀。

    蘇齊洛一蹙眉頭站起身走了過去:“你別推清萍,你那力道,把她推到了怎么辦?她可是懷著身孕呢。”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這兩人一回來,就看到顧遠航黑著一張臉,好像誰欠他錢一樣的。

    顧清萍不在意的擺擺手:“嫂子,我沒事,你跟我哥早點休息吧,我們先回了。”

    顧清萍沖蘇齊洛揮揮手,擰著自家老公的胳膊就退出了房間,順便把門也給關上了,這剛關上,蘇齊洛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呢。

    就聽到門外傳來顧清萍的暴喝聲:“方子謙,你給我說,你說了什么惹我哥不高興了呆呀,你說呀,你說呀……”

    接著就聽到了顧姑娘開始哭的聲音了,蘇齊洛嘆惜一聲,看到顧遠航僵直了下身子,心想,活該吧,看看人家這妹妹當的。

    其實,別說顧清萍,現在顧家的所有人,那一個不是把這失而復得的顧遠航看得比鑫子還要貴重的。

    蘇齊洛拉著顧遠航回到沙發上,讓他坐下來,先給他倒了一杯水,這才打開電視,也不說話。

    顧遠航喝完一杯水后,看著小女人就這么也不問他怎么了,心里有點來氣,拿起遙控器一摁,啪的一聲就把電視給關掉了。

    蘇齊洛卻是不惱,站起身來,打了個哈欠:“困了,那睡覺吧。”說話間就要往床那兒走去。

    顧遠航卻是一扯,把這女人給扯到了懷里,低頭就啃上女人細嫩的脖頸,他很生氣,很窩火,可是這女人都不關心他了么?連顧清萍那粗枝大葉的家伙都看得出來他生氣了,這女人都沒看出來么?

    蘇齊洛吃疼的輕捶著男人有力肩膀:“疼,放開我。”

    男人那會依她的,放輕了力道,可依舊是往她身上啃的,小丫頭的身上肌膚細白如妻,嫩的能掐出水來一樣,而且還有淡淡的奶香味,很好聞,他喜歡。

    “不放……”

    好一番折騰后,男人這才氣悶的陳述了一句話:“我生氣了。”

    蘇齊洛點頭,男人的頭就窩在她的頸窩處,短發有點扎人,兩只手把男人的頭抬真情為,以手捧著他的臉,笑容滿面的打趣道:“所以呢?要我哄哄你么?”

    顧遠航氣結,恨不能咬碎了她那細嫩的小脖子算了……哄什么哄呀:“你都不問問我為什么生氣么?”

    蘇齊洛失笑,探頭親一下這個別扭的男人,此時的男人,更像一個無理取鬧,又極需大人來哄的孩子那般:“好,那你為什么生氣?”

    “秦沙漠!方子謙!”顧遠航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兩個名字的。

    蘇齊洛驚悚的看著顧遠航,不太確定的問了句:“是不是他們給你說了什么?還是你記起了什么?”

    顧遠航看著蘇齊洛有點慌張的神情,倒是不急了,不緊不慢的問了句:“你在緊張什么?我只說這兩個名字,你就著急了,你跟他們是什么關系?”

    到此,蘇齊洛才算明白,顧遠航能想起什么,那是不可能,而且那兩人也不會跟顧遠航亂說什么,所以顧遠航這會兒為這兩人生氣,純粹就是自己的猜測。

    “老公,你是吃醋了嗎?”

    蘇齊洛笑顏如花那般的看著顧遠航,燈光下,她那長而翹起的睫毛下一雙靈動的大眼,像是會吸人一般的,讓顧遠航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可是讓他這一個男人承認吃醋,那是一件多么不羞澀的事情呀,所以顧中校頭一扭:“沒有。”

    蘇齊洛低低的笑出聲來,伸手抱著男人的腰撒嬌著:“好了,我發誓,我跟他們沒有關系好不好,好困,睡覺吧好不好?”

    顧遠航點頭,抱著小女人,把她放到床上后,才去了浴室洗澡,可剛進去又出來,還是黑著一張臉的,站在床前,蘇齊洛看他出來,就坐起了身,以為他有什么東西沒拿呢,故而開口問:“怎么了?是不是讓我給你拿睡衣,放在浴室了的呀。”她早就放好了。

    男人卻是黑著一張臉,十分不情愿的說了一句:“那個,以后床上的事,不要隨便給別人說。”

    蘇齊洛起起還沒反應過來,而后咂摸出味來時,臉上那叫一個爆紅呀:“那個,那個,我沒有……”沒有隨便跟人講,就是跟顧清萍一個人講了,那知道全都知道了呀。

    “連顧清萍也不能講知道么?”顧遠航看著她那臉紅紅的局促的模樣,一股大男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

    蘇齊洛的確是又羞又惱的,這事怎么說呢?哎,這男人會不會以為她很饑渴呀,所以才會跟別人說這事……好嘛,本來就是有點饑渴的呀……

    顧遠航洗完澡出來后,就看到蘇齊洛把頭蒙在被子里,一副不敢出來見人的模樣,輕笑出聲,爬上床,拉開被子,還濕著的身子就滑進了被子里面,伸手一摸,氣得不能行,這丫頭傻了呀,也不怕把自己給悶壞了的。

    伸手把小丫頭給拎出來,讓她得以呼吸到新鮮空氣,這才開口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是外人。”

    蘇齊洛深吸一口氣,心想,就你臉大,這種事,讓她怎么說呢……

    顧遠航卻是抱了她在懷里開始抱怨:“你不知道,方子謙那么問時,我都想廢了他……”

    蘇齊洛聽著心里也是怯怯然的,心想,以后可是什么事都不給大嘴巴的顧清萍說了的。

    “洛洛,這事,你其實可以直接問我的。”顧遠航抱著她低語著,愛么?不一定非得做了才叫愛,像現在這樣,只是抱她在懷里,那種心靈上的滿足,更讓他心曠神怡的。

    蘇齊洛靜靜的聆聽著男人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聽著顧遠航說著今天出去的事,見了什么人,發生了什么事……

    說到祁新瀾時,蘇齊洛的身子僵直住了,她有預感,顧遠航會說些什么……

    果然,顧遠航說了,說了自己心中的擔憂,蘇齊洛聽了很動容,這個傻子,怎么不早說,她那就是一時想不開亂想的,就讓他記到心里去了……

    “顧遠航,你個傻瓜,傻瓜……”

    “蘇齊洛,你個傻瓜,笨蛋……”

    兩人笑鬧了一會兒,顧遠航就把今天在會所里,見到祁新瀾時,發生事事情說給了蘇齊洛聽。

    蘇齊洛聽完后,半響的沒有出聲,心里面也是惱秦沙漠的,不過卻也知道秦沙漠這是心疼她,給她出氣的,但是把人整成這樣,是不是太過了點。

    顧遠航可能是看出蘇齊洛的心思了,于是開口安慰道:“放心,不一定會感染,就是感染了,也有幾年的潛伏期,沒有那么容易死掉的。”

    顧遠航是極度的不認同秦沙漠這樣的做法的,倒寧愿秦沙漠直接把祁新瀾給了結了,也不想讓祁新瀾染上這毛病,不是他有多心疼祁新瀾,而是怕祁新瀾做出什么報復社會,報復他人的行為來……

    而這一點,夫妻兩人想的都是一樣的,蘇齊洛也只能在心底里祈禱祁新瀾別染上這毛病,不然的話,那女人要真發起瘋來,又得給自己找麻煩。

    再說祁新瀾這邊,圈子里傳開來了,李春香那死女人也是忘恩負義的主,祁新瀾出了事,自然不會記得祁新瀾給她買過多少次單,早就逃避的遠遠的不說,還把這事告訴了祈忠義夫婦。

    祁新瀾讓祈忠義排的人給綁回了祈家老宅,祈家老宅也是一處郊區的別墅,不過跟顧家不在一個方法,一東一西的在這b市的兩端起。

    祁新瀾剛進大廳的門,一個茶杯就朝自己飛了過來,祁新瀾利落的一抬腳,就把茶杯給踢到了另一邊。

    “祁新瀾,看看你做的好事!”祈忠義把一份檢查報告甩到了祁新瀾的臉上。

    祁新瀾蹲下身子,拿起地上的紙張,那是阿良這幾個月來交往的客人名單,那上面用紅筆重重的圈起了祁新瀾的名字,還有時間,而后是阿良的體檢報告,呈現陽性。

    “大伯,這是有人故意陷害我,想整死我的。”祁新瀾嘴硬的說著。

    祈忠義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自己要玩的有分寸又怎么會著了別人的道,新瀾呀,大伯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心里憋氣,但你總不能糟蹋自己不是么?”

    祁新瀾不說話,湯月華扶著老太太從外面走了進來,老爺子跟在后面,看到屋子里這亂八八的樣子,也是氣不打一出來的,直接扔了一句:“那兒也不許去了,明個就住院檢查去。”

    就這樣,第二天,祁新瀾讓丟進了一專門比較權威的私家醫院里,去的那天是湯月華陪她去的……

    “伯母,我怕……”

    祁新瀾拽住湯月華的手,緊張的說著,她先前早幾天就知道了,就是不敢去檢查,怕呀,怎么能不怕,這比拿槍指著她的感覺還可怕。

    安慰的話,說再多也是沒用,湯月華也是很生氣的,畢竟祁新瀾找小公關的事情可是傳開了,他們這些當家長的臉上也是沒面子呀。

    檢查結果要三天才能出來,所以這幾天祁新瀾是在這私家醫院里住著的……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于祁新瀾來說,那是要命般的煎熬,這三天,她想了很多,自己怎么就那么想不開呢,在離開死亡海島的時候,干嘛起了私心,如果就把顧遠航給帶回來的話,沒準事情會不一樣呢……

    ,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