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軍婚難耐 »  158:一百五十八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158:一百五十八

小說:軍婚難耐作者:心靜如水
返回目錄

    蘇心藍!

    蘇齊洛想到今天跟顧競然在菜市場看到那個跛了腳的女人,叫小藍的女人……

    “嫂子,你還在聽嗎?”顧清萍這般的問著,而后開始說起這顧惜也不知道抽什么瘋呢,一個勁的吵著要媽媽,鬧了一天的了……

    “恩,在聽呢,什么時候開始鬧的,是不是顧清妍回去后才開始鬧的……”蘇齊洛突然之間就想到了這件事,顧清妍沒有回去時,顧惜也沒有鬧的吧。

    顧清萍想了一下,而后回道:“好像前天還好好的,昨天開始就有點鬧騰了的。”

    蘇齊洛也就是這么一說,而后就說讓顧清萍自己多注意點,斤量的不要讓顧惜跟顧清妍多接觸的。

    顧清萍對顧清妍又回到顧家的舉動也很是不解,如果是她的話,她一定會不好意思就這么回來的,可是顧清妍不但回來,還跟從前一樣,該撒嬌時撒個嬌,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以前的事情那般的。

    這讓顧清萍很是不解,這顧清妍真的能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可是她卻是不能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的。

    “嫂子,你真的要跟我哥離婚嗎?”顧清萍是很舍不得蘇齊洛這個小嫂子的,覺得比以前的蘇心藍要好很多,而且哥哥也喜歡蘇齊洛不是嗎?

    “清萍,現在不說這個,你在家里好好的照顧好家人,蘇心藍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但是我不想見顧清妍,這個希望你能理解。”

    蘇齊洛說完之后就掛斷了電話,想了想,也許她該去找一下蘇心藍,蘇心藍那跛著的腳,讓她驚,猶記得上次,顧遠航那么一下子砸上去,蘇心藍第二天就出了院,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蘇心藍了。

    走到菜市場的路上,她還在想著,怎么跟蘇心藍說呢,可是到了菜市場,她還沒有開口說話呢,那個賣魚的跛著腳步的女人就朝著她走了過來。

    “你是來找我的嗎?”女人說著拿掉了臉上的口罩,露出了蘇心藍那張臉,可歸那臉上卻是讓人心驚的爬著一條5cm左右的疤痕。

    兩個人走到了菜市場附近的一個綠化地帶坐了下來,蘇齊洛才開了口:“你的臉怎么會這樣?”

    蘇心藍苦笑著答道:“出了一場車禍,而后就成這樣了,不是所有人都有顧清妍那么幸運的。”

    蘇齊洛愕然的驚叫道:“那你的腿也是嗎?”

    蘇心藍點頭,而后開始說起她出院之后的事情,她那次出院之后,直接去了先前教過的那間學校,本來還想繼續的教書的,但是工作卻是沒有了,那樣的學校,本來就不正規,工作沒了也沒有什么的,可是連工資也沒有的。

    蘇心藍只得回到跟陳明的出租屋里,到那兒的時候,卻是發現,這老天爺似乎一直在懲罰她的,出租屋那時候,明明的交了一年的房租,才住一個多月的,可是卻換了租客。

    原來她在醫院的那時間里,陳明個賤人已經把那出租屋轉租出去了,這就是她曾經的愛人,為了那個男人,她可以說拋棄了所有,但這個男人,卻是讓她失望之極了的……

    然后呢,一切倒霉的事情,好像都沖著她來,她出了車禍,就是讓這魚攤的大胡子給撞上的,傷好了之后,醫院里,大胡子伺候了她好一陣子,本來大胡子給她賠了錢的,但她卻是無處可去,故而現在就跟著大胡子在一塊討生活了。

    蘇齊洛沒有想到昔日那個有著小資情調的蘇心藍會有這樣的一個結局,她說不出什么安慰的話來,總之一句話,種什么因得什么果……

    只能說蘇心藍今天的一切,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怨不得別人,就如蘇齊洛的今天一般,不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嗎?

    “好了,不說我了,你呢,你怎么樣了?跟他還好嗎?”蘇心藍說不出顧遠航那個名字,那個名字之于她來說是個痛點。

    一說就能戳到自己的痛處一般的。

    蘇齊洛苦笑了一下道:“我跟他簽字離婚了!”

    蘇齊洛說這話時還是留下一個心眼的,實在是經過了這些事情之后吧,這心境也是變了許多的,害人之不可有,可是防人之心也不可無呀,如果蘇心藍再因妒成恨的話,那就得不償失了,經過了那么多事情,蘇齊洛似乎就學會了這一點,那就是如何最大限度的保護好自己。

    她承認自己不如蘇心藍那般的有心計,能一件事謀劃那么久,她是傻了點,但是能保護好自己不讓那個男人擔心,這似乎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兩個人聊了一會兒,大多是在說現在的生活,蘇齊洛說她找到了一份工作,蘇心藍問她住處時,蘇齊洛猶豫了一下,蘇心藍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的。

    “你還是別給我說了,咱們本來也不是什么親生姐妹,也沒有必要這么熟悉不是嗎?”

    遠遠的不是挺好的嗎?為什么你要過來找我,讓我看到你的幸福,而你的幸福赫卻是我撇下不要的,現在這般落破的我,在你的跟前,那不正是鮮明的提醒嗎?

    “是呀,我們是沒有必要這么熟悉的,可是我們卻有必須熟悉的人存在不是嗎?”蘇齊洛到底還是心軟了的,可能自己也是當了母親的原因,再加上一次流產的事情,讓她痛徹心扉,蘇心藍不管做了再多的錯事,但始終是顧惜的母親不是嗎?

    “……”蘇心藍沒有說話,可那眼中的淚水卻是在眼眶中打起了轉兒。

    “顧惜,你難道不想見她嗎?”蘇齊洛相信,不管蘇心藍再不堪也好,始終是顧惜的親生母親,那是她這個后媽不管如何努力彌補也替代不了的事情。

    “你能讓我見她嗎?我想,我想見的,我作夢都想見的,齊洛你真的可以讓我見顧惜嗎?”蘇心藍的情緒是前所未有的激動,上一次醫院事件過后,她根本就不敢再跟顧家的任何人聯系,更別提見女兒的事情了。

    有幾次她都是遠遠的在女兒的幼兒園那邊看著顧家的人接走了女兒,那時候,她是多么的想上次抱一抱女兒,可是她不敢上前,一是怕顧家人的羞辱,二是怕自己這副樣子女兒看了也不會認她。

    蘇齊洛由衷的笑了知:“我相信你是真心愛顧惜的。”

    蘇心藍那種激動是騙不了人的,那種從心底里散發出來的急切的渴望之情是騙不了任何人的。

    “恩恩……齊洛,謝謝你,真的謝謝你,真的……”蘇心藍眼中的淚已經落下來了,真的落下了!

    那是感激也是喜悅聽淚水,她真的沒有想到蘇齊洛還會讓她見顧惜。

    “恩,你現在有聯系方式沒有,我安排好時間,就通知你好嗎?”蘇齊洛這么說的時候,蘇心藍卻是有點失望的看著她。

    “齊洛,現在可以嗎?我想見惜惜,就現在好嗎?”不然的話,她會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的。

    蘇齊洛沒有想到蘇心藍會這般的急切,但蘇心藍的樣子真的很讓人生憐。

    “好!”這個字不自覺的就吐了出來。

    蘇心藍高興的幾乎跳了起來,可她那跛著的腳實在不給力,只是原地轉了幾圈,而后拿手扒拉下自己的頭發,像個要去約會的小姑娘那般的看向蘇齊洛道:“會不會很亂,惜惜會不會不認得我。”

    蘇齊洛的眼中也是水汪汪的,她這人最受不了的就是這樣的時候,那種骨肉親情,讓她動容,讓她的心都跟著顫抖,她想,顧惜跟蘇心藍就跟自己和生母王鳳仙一樣的情況,只不過顧惜比自己幸運多了……

    蘇齊洛當著蘇心藍的面打電話給了顧清萍,只是說讓顧清萍帶上顧惜出來玩,想來這附近有一家兒童樂園的,于是就約了那兒。

    還特地的提醒了不能讓顧清妍知道。

    掛上電話后,蘇心藍看向蘇齊洛說:“顧清妍可真是幸運呢,有顧家那么個靠山,就連同樣的車禍對她來說都沒有任何影響一樣的。”

    蘇齊洛想了一下,覺得蘇心藍說的特別的有道理,同樣的事情,在不同人的身上,結局都是不動的,就如這車禍在蘇心藍跟顧清萍的身上,也是兩種不同的結局。

    這怎么能說不是命呢?該呀,真是該,命運有時就是這么弄人的。

    很久之后,蘇齊洛都在想一件事,如果這一天,她沒有這么心軟的讓蘇心藍見顧惜的話,那么蘇心藍也許就這么跟大胡子生活著,也未嘗不是一件幸事不是嗎?畢竟她親眼看到大胡子對蘇心藍的好。

    那可是比那個陳明要好讓許多的,但是愛情也是難難懂的玩意,在蘇齊洛這兒,不愛了,那就分手,分手之后就不存在愛與不愛。

    但對于蘇心藍來說,那是不同的同……

    兒童樂園的門口,是他們約好的地方,顧清萍帶著顧惜是打著車來的,蘇齊洛還特意的問了顧清萍是怎么給家里說的。

    顧清萍說是帶顧惜出來散步的,等出了門,打上車走了一段后,才給家里打了電話,說是帶顧惜去逛公園了。

    顧惜下了車,第一眼看到的先是蘇齊洛,不為別的,蘇齊洛那一身白色的大t恤,似乎太招人眼了,那么美麗的一個女人,站在那兒,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媽咪,你好好漂亮喲……”顧惜嘴甜的這般說著。

    “小丫頭,你的嘴巴好好會說話喲。”蘇齊洛忍不住的輕捏她的小臉蛋,低下身子伸手去抱她。

    抱起來后,才湊到她的耳邊:“惜惜許個愿,媽咪能幫你實現,信不信……”

    顧惜一聽這話,當下就開口了:“那我想見媽媽……”說完后就一臉期待的看著蘇齊洛。

    在蘇齊洛身后一步距離的蘇心藍聽到這話,眼淚都要出來了,可是不能哭,她得給女兒一個好的印象!

    這一句想見媽媽,給了蘇心藍滿滿的感動,讓她覺得這個世界也不是那么的殘酷,至少當她以為自己失去了全部的時候,在同一片藍天之下,還有這么一個小人兒會著她,念著她……如此足亦。

    人在什么都擁用的情況下,沒有任何的感恩之心,但像蘇心藍這種經歷了大起大落之后的人,先前那些最最看不重的東西,在這一刻都變得特別的珍貴起來。

    “好,那你閉上眼晴,媽媽就能到你的眼前來,可是說好了,不許偷看喲。”蘇齊洛把顧惜放在了地上,讓她自己站在那兒,沖身后的蘇心藍擠了擠眼晴。

    顧清萍在邊上也是疑惑的看向那一處,當看到那種熟悉的臉之后,雙眼睜的大大的,這是蘇心藍嗎?

    只見她穿著一件老舊的短袖,還是那種又肥又大的,那短袖之上還沾了些許的像是油漬一樣的東西,褲子也是那種很普通的牛仔褲。

    那雙鞋上還沾著一些魚鱗片之類的東西,走近時,嗅覺特好的顧清萍還嗅到那一股子魚腥味。

    蘇心藍跟著大胡子也有一個多月了,那身上的氣息,早沾染上了那種長期從事某個行業而有的魚腥味……

    “惜惜……”蘇心藍可不管顧清萍有多驚訝,她要見的是女兒……

    只是她不知顧惜睜開雙眼后,看到她之后有多失望!

    “啊……”顧惜尖叫一聲,就哇哇的哭了起來,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蘇心藍匆匆的把手中的墨鏡帶上,又拿出口罩帶了上去,這才無措的看向蘇齊洛。

    蘇齊洛也是無語,不知顧惜為何是這種反應,但還是低下身子安慰的問道:“惜惜怎么了?是心疼媽媽成這樣了嗎?”如果是這樣,這孩子可是真的惹人憐愛,這么小,就能有這種的心思,長大了也會是個孝的孩子!“為什么媽媽會變成恐怖的丑八怪,姑姑果然沒有說錯,惜惜不要這個丑八怪媽媽,惜惜要漂亮的媽媽,惜惜有個丑八怪媽媽,小朋友們會笑惜惜的。”

    這么一個兩歲多點,剛上幼兒園小班的娃兒會懂笑話這個詞的意思嗎?很顯然,這也許是有人在顧惜的跟前說多了這樣的話,

    蘇齊洛相信,這人不會是顧母,更不會是顧清萍,那么只做一人想,那就是顧清妍。

    當下,蘇齊洛就很生氣,真的很生氣,顧清妍這可不是第一次教孩子這些了的。

    蘇齊洛還算是能沉得住氣的,最沉不住氣的當屬顧清萍了,當下就嗷嗷叫著聲顧清妍來了:“嫂子,肯這理清妍教的,你相信我,我跟媽媽肯定不會說這些的……”

    其實顧清萍和蘇齊洛都沒有猜錯,這的確是顧清妍的又一詭計。

    顧清妍回到顧家,聽說了顧遠航出任務走了,蘇齊洛又簽了離婚協議書,當下就樂得不行,但是她也知道顧母并沒有把離婚協議書交到律師樓,如此以來,那簽了跟沒簽就沒有什么區別的。

    有一次還偷聽了顧母跟顧清萍的對話,才知道顧清萍跟顧母二人早讓蘇齊洛給灌了不知多少的迷魂湯,竟然一致的認為蘇齊洛是顧遠航的最佳人選,還說等顧遠航回來后,再撮合二人。

    至此,顧清妍也算是留了下心眼,顧家其它人不喜歡她,但是小娃顧惜卻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著顧清妍的,所以,顧清妍就在顧惜的身上下了功夫。

    住在一起,顧清妍又天天在家里,總能尋到跟顧惜單獨相處的時候,所以才有了今天顧惜說的那些話了。

    “……”

    蘇齊洛氣的說不出什么話來,氣得眼淚都出來了,特別是聽到顧惜這般的說著難聽的話,她真想給顧惜一耳光的,可是這卻是在蘇心藍的面前,所以就是再生氣,她也沒有做出這個舉動來。

    最后還是顧清萍哄好了顧惜,用的是一塊巧克力哄好的,蘇齊洛對此無語極了,一行人往兒童樂園里走去。

    顧惜可能真的中了顧清妍的毒一樣,一路上只是甜甜的喊著媽咪,并不喊蘇心藍的。

    本來蘇齊洛還想著蘇心藍肯定會特別的傷心,這樣的會面,倒不如不見呢,可是蘇蘇心藍卻是感謝起蘇齊洛來了:“齊洛,謝謝你,真的謝謝你,顧惜有你,我很放心。”

    蘇齊洛是個什么樣的人,蘇心藍這個當了蘇齊洛幾年姐姐的人當然一清二楚,而且她相信,這事肯定是顧清妍的一個陰謀。

    而這是什么樣的陰謀,不用想也知道的,那就是離間自己跟蘇齊洛的關系,只是蘇心藍還想不明白,自己如今這副慘樣,對顧清妍還有何利用的價值。

    不過慢慢的她也就想明白了,有何利用的價值,可能是想讓她仇恨蘇齊洛,最終做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吧,如此一想,蘇心藍的心里倒也是坦蕩了許多的。

    而且還說出了口:“齊洛,你還是多防著顧清妍吧,我看她這么的教顧惜可能就是想讓我找你的麻煩吧。”

    蘇齊洛也是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原來如此,真虧得顧清妍能想到這一招,這是沒有招可想了嗎?

    只是她不明白,她都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顧清妍還有必要這么的嫉妒她嗎?

    當蘇齊洛說出這個疑惑時,還是蘇心藍給出了正解,蘇心藍說也許顧清妍在乎的也不是這妻子的虛名,而是顧遠航心里愛的是誰?

    如此,倒也是正確,時至今日,顧清妍在乎的也的確不是那人前的虛名,她恨的是為什么顧遠航竟然愛上了蘇齊洛這個在她眼里一無是處的女人罷了。

    如此的說開了之后,顧清萍倒也沒有像之前那樣的排斥蘇心藍,倒也是說上幾句話,除了顧惜偶爾會蹦出一句丑八怪之外,一行四人,三大一小,倒也還算和諧,只是沒有想到會遇上一個人……

    遠遠的,她們竟然遇上了陳明跟王琗,蘇心藍這也不是第一次見到王琗琗了,只是這進候的王琗琗跟從前的不一樣,不一樣的地方在于那明顯突起的肚子。

    而且好巧不巧的,就在顧惜又一次沖平蘇心藍喊丑八怪時,陳明跟王琗琗竟然出現在他們的身邊,而蘇齊洛還正在教育著顧惜,說讓顧惜不要再這樣說媽媽的。

    王琗琗也是個嘴碎的人,看到蘇心藍也是來氣的,因為蘇心藍出車禍前找過陳明,還王琗琗知道這蘇心藍還是陳明的前任,還在一起好幾年,而且蘇心藍還比陳明大上兩歲,這王琗琗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男人曾經睡過一個老女人,那心里多少是不舒服的,所以才會鼓動陳明把那出租屋給轉租出去,說起來她還真是不缺那點錢的,陳明現在在二十一中也是站穩了腳的。

    這不中考的時候,班里出了一個市內第二和第三名,由此也給了陳明轉正的一個機會,不過這其中也是少不了王琗琗的功勞。

    轉了正這后,陳明立馬就分得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而后跟王琗琗求了婚,王琗琗本來不想嫁的,可是卻懷上了,那也是不得不嫁,一周前,二人才舉行了婚禮,如今還算是新婚。

    但,陳明已經有了三年之癢的感覺了,王琗琗大手大腳的習慣了,同樣都是有錢人家生長起來的,可是陳明卻是懷念起蘇心藍的好來,蘇心藍跟他在一起時,從來就沒有跟王琗琗那般過,這么簡單的來說吧,這王琗琗那就是個爆發戶里出來的,就是穿著著再高檔的mv名牌,也遮蓋不了其本身的粗俗之氣。

    這點格外的讓陳明懷念起跟蘇心藍那些風花雪月的過往,蘇心藍是個很有情趣的女人,雖然有點小資情調,但不管何時,都是溫婉嫻淑的模樣。

    只是沒有想到,現在的蘇心藍竟然成了這個樣子,其實蘇心藍長的也算得上一個氣質美女,所謂氣質美女是說氣質占了重比彌補了容貌上的缺憾。

    “心藍,你怎么會成這樣了?”陳明百般感慨的說著。

    蘇心藍苦笑一下:“那你說我該是什么樣子?”

    陳明說是說不出話來,人的一生注定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找對人,蘇心藍如此,他陳明又何嘗不是,在經歷了顧清妍,又跟蘇心藍分手以后,再到現在這個不太滿意的王琗琗,陳明的心里其實留戀還是這大他兩歲的蘇心藍,畢竟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也是最長的了。

    “喲,怎么了,看到舊相好的,把我這正牌的老婆給扔一邊了,別忘記你自己說過,這個女人百般的挑逗就是想讓你給有點反應,好能懷上孩子,給你生個兒子,可是如今呀,這兒子在我肚子里呢。”

    王琗琗酸不溜溜的這么說著,實在是恨極了蘇心藍這女人,分手后卻是勾搭了陳明的心,陳明在哪蘇心藍分手后才記起了蘇心藍的好,這也說明了一點,那就是男人都是犯賤的。

    “閉嘴的你……”陳明惱怒的吼了一嗓子王琗琗,都是女人是最情緒化的動物,特別是特殊時期的女人,如現在的王琗琗,當下王琗琗就掐著腰,伸手就朝陳明的耳朵擰去:“再跟我橫,看不收拾你的。”

    路過的行人也是看了過去:“這女可夠悍的呢……”

    “滾泥瑪的憨呢……”

    王琗琗直接這么的回罵了過去,這可是把蘇心藍等人給嚇了一跳,以為這王琗琗好歹也是當老師的,能有點素質呢,可直接這樣潑婦罵街一樣的給罵回去,這還真是讓他們開了眼界的呢。

    顧惜本來玩的好好的,可是讓這王琗琗給嚇著了,當下哇哇的就哭起來了,蘇心藍也不想多跟陳明廢話,可是不得不說當她看到自己一心疼愛著的男人,讓王琗琗那么欺負時,她的心里也跟著委屈起來,為陳明不值得。

    但卻更是為自己不值得,那陳明雖然那么吼了一句王琗琗,可這會兒已經姑奶奶的救著王琗琗息事寧人了。

    所以蘇心藍這心里相當的不理解,陳明找了王琗琗這是圖的是什么?這么想時,她又想到了自己,自己為了陳明這么個男人,舍棄了那么婚姻、道德女兒和未來,又是為了什么?

    蘇齊洛沒有想到會遇上陳明這一對讓人惡心的人,特別是知道這陳明還是顧清妍上學時的男友后,那心里更是不樂意見陳明這號人物,趁著顧惜哭了之后,帶上顧惜就往另一處行去。

    走了一會兒后,卻是不見蘇心藍了,當下就回頭去找。可是卻是沒有找到,顧惜這會兒也是困了,于是蘇齊洛就讓顧清萍帶顧惜先回去。

    而她自己卻是在兒童樂園的門口的一顆大樹后找到了蘇心藍。

    蘇心藍的確是半路走掉的,在見了陳明之后,她那還能這般心平氣和的繼續在女兒一聲聲的丑八怪中再走下去,才偷偷的躲到了這兒。

    蘇齊洛也是在出了樂園時,才想到有可能蘇心藍在他們看不見的角落里,默默的看著顧惜的。

    這時候,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候,樂園里的人群也在慢慢的散去,蘇心藍也從暗處走了出來,看到蘇齊洛時,蘇心藍還是忍不住的紅了雙眼。

    “齊洛,我真的知道錯了,真的知道了……”可為什么就連她最后的希望,女兒顧惜也不給她一個悔過的機會,是不是只要錯了一次,那就永遠的錯了,沒有被原諒的機會。

    這世界上,任何的鄙視和辱罵,她都能當作沒有聽見和看到,可是那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女兒卻是以那樣的方式鄙視著自己,這讓蘇心藍的心里如何能接受的了!

    “……”

    安慰的話,蘇齊洛也不知該如何去說,原諒的話,她也是說不出來,最后只得說了一句:“早點回去吧,以后有機會,再讓你見見顧惜。”

    蘇心藍卻是搖頭:“不用了,以后都不會再見了。”有此一次足夠了。

    臨行前,蘇心藍又一次的說了句:“齊洛,我把我的女兒交給你了,從此這之后,顧惜就只有你一個媽媽。”

    蘇齊洛只當是因著顧惜今天的表現,所以蘇心藍傷心了,才說出這樣的氣話來了,卻不曾想,這真的是最后一次見到蘇心藍……

    蘇齊洛拉了輛出租車,揮手與蘇心藍告別,往自己的小家方向行駛去了。

    站在原地的蘇心藍,還怔怔的站在那兒,口袋里的手機一遍遍的響起,拿出來,本以為是那煩人的大胡子,不曾想會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蘇心藍接了起來,聽到聲音時,才知道是顧清妍打來的。

    “嫂子,你見到顧惜了嗎?我這剛回到家里,才知道他們不讓你看顧惜的……”顧清妍可真是個能手,能把黑的說成是白的也毫不眨眼那樣的。

    顧清妍說了很多,大部分意思,蘇心藍也能聽得出來,就是說蘇齊洛的壞話,而且不明著說,這對于見多了這樣事情,自己以前也曾這么做過的蘇心藍來說,要理解真正的話意,太輕松不過了。

    “清妍,謝謝你還能這么為我說,我的確見到顧惜了……你想知道蘇齊洛現在住那兒呀?她不住顧家的嗎?”蘇心藍也是跟顧清妍裝著傻的說話。

    那邊顧清妍的確是想知道蘇齊洛現在在那兒,蘇齊洛跟顧遠航以前住的那處公寓這會兒是顧清萍在住著,顧清妍甚至懷疑顧遠航沒有出任務的,而那出任務的幌子不過是應付她的罷了。

    所以才想調起蘇齊洛跟蘇心藍姐倆的矛盾,最好能把蘇心藍刺激的一怒之下殺了蘇齊洛那才好呢。

    “嫂子,我可真為你不值呢,你知道嗎?其實我哥對你還是有感情的,只是這蘇齊洛太年輕了,是個男他受不住這誘惑呢呀……”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后就掛上了電話,掛上電話后,蘇心藍一直想著,顧清妍最后給她說的,做了一個夢的事情是何意……

    顧清妍給蘇心藍說,她昨晚上做了一個夢,一家人又回到了從前的樣子,哥哥也回來了,可是蘇齊洛卻是厚著臉皮的來了,還說了好多次,要是這世上沒有蘇齊洛那該有多好……

    顧清妍滿意的掛上了電話,果然如戀果姐說的那般,心理暗示,果然不錯,看吧,只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給蘇心藍灌輸一種這世上沒有蘇齊洛就太完美的思想,那么總有一天,會有人幫她除去蘇齊洛這個礙眼的東西,只是她沒有想到,有個詞叫:世事難料!

    ------題外話------

    小黑屋剛出來……哎……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