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軍婚難耐 »  083:齊民起疑心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083:齊民起疑心

小說:軍婚難耐作者:心靜如水
返回目錄

    正當蘇齊洛把齊悅摟在懷里,拿過服務生遞來的紙巾給齊悅擦臉上的血漬時,忍不住撲哧一下就笑出了聲,不能怪她這時候還能笑出來,而是齊悅摔的太有技巧了,那張小臉上是正直著摔下的,所以當下腦門兒和鼻子那兒就有兩處擦傷,這樣子聽囧的。

    蘇齊洛這兒一笑,劉愛梅卻是哭天搶地的往樓下沖來了,特別是推開安全梯時還看到蘇齊洛在笑,劉愛梅可是很疼齊悅的,當時就火了怒目圓睜張嘴就罵:“蘇齊洛,有你這樣的么,是你把悅悅給推下樓的么。”

    劉愛梅三步并作兩步的就要沖下樓,顧遠航看劉愛梅這樣,恐她傷了蘇齊洛,大手一伸,抓住了劉愛梅的肩膀:“阿姨,你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齊揚快去把齊悅抱上下樓。”

    說完不等劉愛梅回話,就先一步的下樓了,齊揚也是反應極快的跑下樓,從蘇齊洛的懷中抱過齊悅。

    所幸這兒也就是三樓,所一家人就順著安全梯往下走了,齊悅和劉愛梅顯然都很著急,他們以為齊悅是讓摔到就暈過去的。

    這一家人先行下樓了,顧遠航才是松了一口氣,眉頭擰的死緊問懷中的小丫頭:“怎么回事?”

    蘇齊洛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而后想了想又說:“我總感覺齊悅想要推我一樣的,所以就先開了口,沒曾想她一惱,就急著下了樓。”

    顧遠航眸中迸發出冷意來,他看這齊悅就不是個好東西,還好小丫頭機靈,如若不然的話,真讓說中了,被齊悅這么一推,今個兒倒下的就是不齊悅了,這么一想,倒是生出一股后怕的感覺來。

    “真是個鬧人心的小東西。”顧遠航這么喃喃了一句,大手一抄,把小丫頭抱在懷中,大步向樓下走去,到了一樓結了賬,出去的時候,正好救護車來了,齊家人上了救護車,蘇齊洛和顧遠航則上了小楊的車。

    顧遠航也是頭疼,這齊家人,他也是很無語的,好在齊民和齊揚還算可以,但劉愛梅和齊悅這母女倆顧遠航算是見識過了,就是那種地道的市井潑婦,而且聽小丫頭說齊悅那舉動,真擔心齊悅會害小丫頭,可是又說不通,齊悅為什么要害小丫頭呢?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醫院,醫生一聽說有暈血癥,所以當下也只是做了簡半處理,劉愛梅不依不饒的,非得讓醫生給好好的查查,別有什么后遺癥之類的就不好說了。

    劉愛梅說這話的時候,那眼神是剜向蘇齊洛的,責怪之意相當的重。

    好在齊悅很快醒來,聽她媽在給醫生說要給她做各種檢查時,可是嚇壞了,開什么玩笑,她就是摔了一下,那些個檢查,想著就恐怖的。

    齊民大喝一聲:“行了,就摔了一下,至于么?”

    劉愛梅哭紅了雙眼開罵:“齊民你怎么就這么偏心眼兒呢,今個兒可是你當寶一樣的野…”劉愛梅是罵習慣了的,所以一時也沒改得了口,說到這兒時,看到顧遠航在所以還是生生的把后面那個種字給去掉了,接著說:“是你大女兒把你親生女兒推下樓的,你就這么護著,我的悅兒要是有什么什么三長兩短的,我,我跟你拼命。”

    齊民氣的伸手就想打劉愛梅讓蘇齊洛給拉住了:“爸,阿姨也是氣極了亂說話,你別和她一般見識了。”

    顧遠航氣的眼晴噴火,但是蘇齊洛還在安慰著齊民,顧遠航也不能多說什么了,說白了,都是顧著點齊民的面子,而且如果他們當面去和劉愛梅干起來,那為難堪的不是劉愛梅,只能是齊民這個做丈夫的。

    “媽,你就不能少說一句么,你憑什么怪我姐了,就齊悅那樣兒的,我姐能給他推下樓,保不齊是她想摔倒我姐,偷雞不成蝕把米呢。”齊揚一開口就真相了。

    劉愛梅也閉了嘴,因為這時候齊悅醒過了,這種驚嚇可不輕,齊悅醒來時,正好聽到齊揚說的話,直覺的以為蘇齊洛給大伙說了呢,所以當下也不好撒慌了,趕緊的解釋著說:“哥,你到底是不是我親哥呢,我有那么壞么?我要推她有什么好處呀,我犯賤呀,再說了,我只是看電梯來的慢,好心的勸她走樓梯快一點的。”

    本來齊悅要不特意的解釋著,蘇齊洛可能還不會多想,但齊悅這人,從小到大什么得形,蘇齊洛也算清楚,現在要不是心虛了怎么會多此一舉的解釋呢,如不是心虛齊悅的反應概是和劉愛梅一樣誣賴自己推她下樓才是的。

    “齊悅看來你當時真動了推我下樓的心思的。”蘇齊洛冷不丁的冒出這句話來,驚的屋內眾人都看向齊悅。

    齊悅臉紅脖子粗的,到底是個才十五的小姑娘,平時也讓劉愛梅給慣的沒邊了,所以當下眼中就帶了淚意,吭哧吭哧半天沒憋出一個字來,蘇齊洛緊二連三的開口了:“齊悅從小到大你理虧的時候就現在這樣,你要不是理虧了,醒來就找我拼命了,那會這般樣子。”

    在場的齊家人莫不都變了臉色,因為他們都了解齊悅的性情,知道蘇齊活說對的沒錯。

    齊民更是氣得臉色發青,走上前就給了齊悅一個響亮的耳光:“齊悅呀,從小到大,你怎么詆毀你姐,我都當你小不懂事,可是現在,你卻不知感恩,要是沒有你姐,我們全家能在這兒生活么,你能上得起那么好的學校么?”

    齊民這話,本來是訓齊悅的,卻在蘇齊洛的心底擲下了一片寒意,原來養父從來都是明白的,只是揣著明白裝糊涂罷了。

    齊揚也是臉色唰的一下白了:“爸,原來你都知道…。”

    齊揚氣極了,眼中帶淚,好多小時候的事情像過電影一樣的在眼前閃過,很多次,齊悅都會故意的誣賴他姐,然后他爸雖然都不吭聲,可也任著他媽把她姐好一頓罵,那是當著他爸的面只是罵,他爸要一不在家,那就準保是打。

    齊民那張掛滿風霜的老臉上也是一片的內疚,那話也就是心里憋了很久的,就這么說出來了,他心里也倒是痛快了,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而已,那么多年來,讓劉愛梅在他耳邊不知嚼了多少的舌根,再加了蘇齊洛一長大,出落的越發水靈,那水靈勁和她生母王鳳仙極其相似,每每看到一次,齊民的心中就痛一次,慢慢的也就放縱了妻子劉愛梅一些行為。

    當蘇齊洛坐在走廊的長椅上,聽齊民的這個解釋之后,突然之間就笑了,忽然之間覺得自己怎么就之么失敗呢,齊民呀,她從來不覺得齊民是一個好父親,但齊民對她有養育之恩,可是,到今天她才明白,原來齊民的心里對她竟然也是有恨的。

    蘇齊洛想,自個兒到底得有多失敗呀,這般的識人不清,把她推向顧遠航的一個是她把未來托付在身的方子謙,而齊民這個她一直以為虧欠著男人,卻打心底里對她有股恨。

    而這些,全是因為生母王鳳仙的原因,蘇齊洛真的覺得自個兒很犯賤,就算是這樣,她也沒有辦法恨王鳳仙。

    “齊洛,是爸爸對不起你,你要恨我,爸也認了,但是爸只希望我死了之后,你能照顧下齊揚和齊悅,就當是你欠我的吧。”

    這是齊民最后說的話,蘇齊洛點了點頭,沒再說話,一步一步走向等著她的顧遠航。

    顧遠航伸雙手抱緊懷中的小丫頭,蘇齊洛悶在他懷里問了一句:“顧遠航,你說我是不是特失敗,他們怎么能這樣呢?”

    顧遠航頗為心疼的拍拍她的肩膀:“雖然是有點失敗,不過養育之恩大于天,我的小丫頭很善良,我們大人不計小人過,不和他們一般見識,好了,別這樣,你這樣齊揚會更難過的。”

    顧遠航把蘇齊洛的頭抬起來,轉向后方,齊揚正站在那兒。

    “姐,對不起,對不起…。”齊揚雙眼紅紅的,很為自己的家人汗顏。

    蘇齊洛欣慰的吸了吸鼻子,走過去抱了一下齊揚說:“傻瓜,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再說了那會齊悅那么小,有什么好計較的,一會你勸勸爸,讓你別往心里去,我今個剛飛機到現在都沒休息,先回去了,以后有時間我再回去看你們。”

    齊揚看著蘇齊洛和顧遠航一起離開,蘇齊洛在電梯門關上時,也看了齊揚一眼,雖然嘴里說著沒什么,可是心里的感覺到底是不一樣了,蘇齊洛心里明白,那句以后會去看你們這樣的話,只是一個敷衍的話。

    齊揚往回走時,正好看到靠墻而立的齊民了,冷哼一聲。

    齊民也沒在意,倒是說了句:“回頭給你姐說,不要來看我們了,這兩天你看住齊悅看看她都和什么人來往。”

    齊揚抬起頭來不解的問父親:“爸,你什么意思?”

    齊民嘆了一口氣:“總之,你按我說的去做就行,這事別和你姐說也別和你媽說。”

    自個的女兒,齊民心里清楚,齊悅和劉愛梅差不多,愛占點小便宜,但卻沒惡毒到會去加害別人,可蘇齊洛現在懷有身孕,這推下樓,可就不一般的惡作劇了,不能怪他多想,就怕這個齊悅傻傻的讓人利用了,更擔心那些暗地里想加害蘇齊洛的會是顧家人。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