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一夜情:吸血伯爵不好惹 »  227比路大少還厲害的魔物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227比路大少還厲害的魔物

小說:一夜情:吸血伯爵不好惹作者:北葦
返回目錄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只是偷聽來的。【文字首發】可以肯定的是那個人的法力與你不相上下,甚至更高,否則閻羅王也不會閉鬼門,關輪回。”卡索聳了聳,嘴角帶著幸災樂禍。

    路易斯冷笑了一聲,漫不經心,好似對誰比較厲害完全不感興趣。

    倒是一旁的沛衍心跳漏了半拍,該隱是血族之始,有著另群魔都為之顫栗的力量,可現在死神竟說在封印里藏著一個不知名的人,能戰勝他!

    可想而知,如果封印被毀,人類將會面對怎樣的災難。

    “你考慮的怎么樣了?”卡索出聲打斷她的思緒。

    沛衍點了下頭:“好,不過要等到然然出關之后。”

    卡索的嘴角垮了下來:“那是什么時候?”

    “三天吧。”畢竟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沛衍看著山洞外的燭火,開始了更為嚴謹的訓練。

    不能在練習長跑的驀然然被趕到了木樁上,在道家講究布陣,腳下都有特殊的步法,講究的便是步快如飛,身輕如燕。

    所以,驀然然被斷絕了零食供應,每走一步,還要口念咒語:"天清地靈,兵隨印轉,將逐令行,弟子驀然然奉茅山祖師敕令,拜請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急調陰兵陰將!”

    就這樣整整六天,一群人才從山上走出來,回到了熱鬧的市區。

    道術,熟才能生巧。

    從走進b市的那一刻起,哪里有怪事,驀然然就往哪里沖。

    沛衍沒有跟著,她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越來越詭異,饑餓感時時都挑戰她的理智,想喝血的**變得越來越重,但每次拿到血漿后,卻止不住的惡心,趕緊就想丟掉。

    這次她像往常一樣,打算處理掉刺鼻的血漿,沒想到就被路易斯撞見了。

    男人看著她,踱步走過來,彎腰撿過垃圾桶里血袋,幽邃中閃動著爍光,被他直視著,會有種被深深看進心底的感覺:“這些天,你都沒有吸血?”

    沛衍垂下手臂,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太難聞了。”

    悄悄抬頭看了男人一眼,大概是因為心虛,沛衍平日的伶牙俐齒也發揮不到用處,只能把血袋拿回來,輕輕撕開,小臉上滿是隱忍:“我要喝了!”

    路易斯看著她,渾然天成的魄力與沉穩,舉手投足間,毋須刻意,自然散發著優雅的魅力。

    沛衍笑了笑,帶著幾分精明:“大少爺,你真帥。”

    男人挑了挑眉頭,對她的話不予置否:“這我知道。”

    你丫就不會謙虛一點么!沛衍內心暴躁了起來,說實話自從懷了寶寶,她情緒一直不穩定,不過討好還是要做的:“這么帥的人,不應該逼我喝血吧?”

    “小東西。”路易斯低沉不見起伏的冷然聲調,讓人不由自主地起了寒顫:“你是不想要我們的孩子嗎?”

    沛衍咋舌:“你不要胡說,我愛他比愛你都多!”

    “嗯?”路易斯聽到這句話,俊臉陰沉了下來,眼神依然冷凜,用幾乎將人穿透的凌厲視線盯著沛衍的肚子,他正在考慮要不要現在就掐死那個還沒出生的小東西,所以他才厭惡小孩,那些小孩總會輕而易舉得到他人的愛意,可惡!

    那注視,像在審視,更像在凌遲。沛衍難以呼吸,只覺自己猶如被盯上的獵物,緊鎖在他的目光之下,無法逃開:“這么看著我做什么?”

    路易斯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臂,將人抓到懷里,從她的頸項開始吮嚙而下。

    他的唇是柔軟的,但烙在她肌膚上的吻卻有如他的人,霸道又強悍,張狂地留下他的痕跡。

    朱履月眉間輕蹙,說不出體內流竄的那種奇異感覺是什么。

    她覺得痛,他微生的短髭和過猛的力道都弄痛了她,然而,在他火熱體溫的熨貼下,她的血脈卻又因他熾烈焚燒。

    好奇怪,只要一被他碰,吸食的**就會變得難以掌控。

    感覺到他勾起了她的腿彎,后背是古堡冰冷的墻,薔薇花開在兩側,香氣迷人。

    她的牙齒不由得開始摩擦他的脖頸,一下又一下,卻沒了力氣。

    男人輕笑了一聲,獠牙咬破自己的手腕,遞到她唇邊。

    血的味道比花還要芬芳,流過喉間如絲絹般柔滑,沛衍靜靜的吸著,發出汩汩的響動,就像是一個餓了許久的人,終于嘗到了肉腥。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迎上的就是男人蒼白無色的薄唇,沛衍一驚連忙松了口,她知道越是法力的高強的吸血鬼,越忌諱鮮血流失,除了血交,沒有哪個一個吸血鬼愿意讓別人吸食。

    “下次,我再喝你的血,你就把敲暈!”沛衍生著自己的悶氣,輕咬下唇,強抑住慌亂的心跳,拉過他的手,細心的將血舔干凈,手指撫過他象牙般的指節,心疼無比。

    路易斯冷哼了一聲:“我可不敢把你敲暈,再餓到你最愛的人,說不定又該和我鬧脾氣了。“

    最愛的人?沛衍眨眨眼,順著他的目光低頭,看向自己還未鼓起的小腹,一瞬間笑開了:“哈哈,哈哈哈。”

    “鬼笑什么?"男人不悅的皺了下濃眉,多少有些懊惱。

    沛衍笑的歡快,捂住自己的小腹說:“寶寶,你爸爸在吃你的醋,好玩不?”

    在聽到爸爸兩個字的時候,路易斯的血脈,(5)難以克制地開始沸騰了起來,伸手環住她腰際往后一攬,讓她坐上他的大腿。

    這親匿的舉止,讓沛衍感覺全身發燙,正想抬眼偷偷覷他時,她的下頷已被他挑起,冰冷的唇覆上了她,邪魅的啃咬:“以后再笑我,我就這么懲罰你。”

    他的唇,有著淡淡的酒味,連帶著也醺迷了她的神智,火熱的吻,順著酥骨蜿蜒而下,擋了路的襯衫,就由大手解開,讓他的掌心能夠貼上她的柔嫩膚觸。

    “等……等一下……”沛衍總算抓回一絲絲清醒,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樣,她的臉上浮出了少許暗紅:“今天不可以,一會還要去一趟農業大學,我很在意死神口中所說的事,已經讓驀然然在那邊連上了線,就等她的電話了。”

    像是有了心電感應般,手機一下響了起來,沛衍按下了通話鍵。

    驀然然猥瑣的笑從那邊傳了過來:“阿衍,經過唐美人的誘惑,她們全都招了,確認這個學校有問題,你趕緊過來吧,要不,一會證人該去上晚自習了!”

    看無廣告,全文字無錯首發小說,-文字首發,您的最佳選擇!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