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恐怖校園小說 » 謎蹤之國(地底世界) » 第四部 4.4 2 借魂還尸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四部 4.4 2 借魂還尸

小說:謎蹤之國(地底世界)作者:天下霸唱
返回目錄

    勝香鄰毋高思揚的夜米禁用宗了,導表卜的時間在分化刀刁川不停流逝,考古隊從第三次的出點到現在,已經過了刀幾分鐘,時間并沒有再次向后飛逝,果然是因為“二學生”還活著,但怎么才能從這介。沒頭沒尾的“無底洞”里走出去?

    司馬灰尋思:“照這么走到死,恐怕也到不了頭,必須想點別的辦法了。”于是停下來思索對策。

    羅大舌頭聞言將“二學生”就地放下,忽然現雙筒獵熊槍還處于空膛狀態,道聲“大意了”連忙摸出兩彈藥填進槍膛,用槍托壓住“二學生”問司馬灰:“你們剛才聽沒聽我我分析的情況,是不是覺得挺有道理的?”

    司馬灰卻似充耳不聞,只盯著那條雙筒獵熊槍看,先前遇見出現在石碑里側的“二學生”兩次都被羅大舌頭用獵槍射殺,時間飛逝回了。四,洞壁上的彈孔和迸濺的鮮血都消失了,但空罐頭盒子還留在出點,使用過兩次的獵熊槍也沒了彈藥,如果整個洞道里的時間在重復,那空罐頭盒子倒也罷了,為什么從槍膛內打出去的彈藥沒有再次出現?司馬灰將這些念頭說與勝香鄰,問她如何解釋?

    勝香鄰想了一陣,點頭說我看“二學生”的模樣,好像對前邊的事毫不知情,跟本不知道自己被獵槍打死了兩次,就如同洞壁上的彈孔和鮮血,沒有留下絲毫痕跡。而考古隊卻清楚得知道事件在重復生。使用過的彈藥也就真正使用過了,不會隨著時間向后飛逝而再次出現。做個直觀的比喻,那么生在無底洞中的全部事件,從。:四為開始,到“二學生”死亡的結束。相當于一卷可以反復播放無數次的。

    司馬灰聽罷,心想:如果說石碑里側是“虛”那么活著穿過石碑的考古隊就是“實”這兩者本質有別,所以僅是“虛”中固有的東西在循環,不過稱這無底洞是所謂的“虛”也是因為至今沒人知道石碑究竟擋住了什么東西,只能暫以“虛”作為代稱。

    羅大舌頭指著地上的“二學生”問道:“我的分析不對嗎?這介,家被”到底是誰?”

    勝香鄰說那些古代拜蛇人留下的壁畫,大多描述人死之后變鬼到此。相信是陰魂被吸到了這個無底洞中。當然陰魂也不一定是迷信傳說里那種披頭散的厲鬼,而是某種能被這無底洞吸收的幽體。高思揚也不知是否存在這種道理。但眼下的一切都停留在猜測階段。另外看這個“二學生”也根本不是鬼怪所變,完全沒必要不問根由的立取開槍射殺,這未免屬于想當然的軍閥作風。

    四個人正在低聲說話,地上的“二學生”忽然哼了一聲,從被擊暈的昏迷中醒了過來。

    羅大舌頭見狀問司馬灰,要不要否給這家伙來一下,以免泄露機密。

    高思揚主張先問叮,究竟,考古隊被田在這條沒有盡頭的洞道里束手無策,除此之外也無法可想,于是推開羅大舌頭,詢問“二學生”因何到此?

    廣大舌頭見司馬灰并未阻止,就在一旁冷眼看著。(而勝嗜洲糊辜也想聽聽“二學生”會說出什么話來。同樣沒有出聲,他只好任由高思揚去問“二學生”。

    高思揚問得十分仔細,讓“:學生”把跟隨考古隊從大神農架出。直到現在的經過,從頭到尾詳細說明。

    “二學生”惶恐的臉上盡是茫然,他不知高思揚為什么要問這么多。就原原本本地如實說出,把自己從如何因家庭出身問題,被從城里到鄂西神農架林場插隊,這些事的具體時間具體經過,打如何受到指派,跟著高思揚和獵戶虎子,一同穿山越嶺,來到神農頂膘望塔的通訊所維修防火電臺,途中遇到了司馬灰等人,又被采藥的土賊余山子所害,陷入山腹中的雙膽式軍炮庫,從而現“塔寧夫探險隊。的遺物,一行人為了尋找出路,被迫進入陰峪海史前森林,結果落在北緯刃度地下之海中,隨著無邊無際的茫茫水體,也不知漂浮了有多少晝夜。終于登上了陰山古島深入到重泉之下,直到隨考古隊找到了矗立在地脈盡頭的石碑為止,前前后后依次說了一遍,均與事實沒有出入。

    高思揚說這些都沒錯,你既然知道“拜蛇人石碑”上,刻著一個能把人活活嚇死的秘密,當時為什么還要轉過頭去看石碑?

    “二學生”說此事確實聽大伙說過。(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不能看。甚至連想都不能想,他向來懦弱,雖然好奇心重,自己這條命卻不是白撿來的,再借兩介。膽子,也不敢去看石碑上有些什么,誰知背對著石碑站在那里,忽覺身后有些異動。他還以為是司馬灰伸手在后面拍他,引他回頭去看石碑,等現不是司馬灰,不禁嚇得懵了,越是不知道身后有什么東西越是害怕。心跳劇烈,連氣都喘不過來,腦袋里更是一片空白,大概是出于本能反應,竟鬼使神差地往后看了一眼木盔上的礦燈光束照在石碑裂隙間。就見那石碑對面有兩只鬼氣森森的眼睛。

    “二學生”被嚇得一陣窒息,感覺連心臟都不跳了,身體像是掉進了一個大洞,好容易才掙扎著起來,可是周圍的人都不見了,只得摸著黑往外尋找出路,結果就碰上司馬灰這四個人了,沒想到不等開言,便無緣無故的狠狠挨了一下,就此被擊昏過去人事不省,再然后便是現在被高思揚問話了。

    高思揚聽了“二學生”說的經過。心里除了吃驚之外,更多的還是同情,她覺得應如勝香鄰所言,面前這個“二學生”就像一個被磁帶記錄下來的復制品,與考古隊一樣,都被困在洞中無法離開。

    司馬灰沉著個臉,揪住二學生問道:“你說的都是實話?”

    “二學生”用力的點了點頭,表示絕無一字虛假。

    高思揚見司馬灰還不相信,忍不住說道:“你的疑心也太重了”司馬灰道:“我這輩子聽的鬼話太多,疑心不得不重,我看咱們眼前的這個家伙,并非是被困在這無底洞里,而是讓石碑擋住了出不去。”隨即揪緊了二學生的衣領問道:“你沒說實話,你為什么能讀出碑文?。”二學生看司馬灰面帶殺機,不禁駭得呆了,嘴里吱吱公乍地連話也說不利索了,只道:“碑文?我,,我,,怎么,,認得,,認的碑”,碑文?”高思揚道:“司馬灰你別亂來,他如何會認得石碑尖的拜蛇古篆?。(

    司馬灰從一開始就認定一件事。不論出現在石碑里側的“二學生”是什么東西,都已不再是眾人認識熟悉的那個人了,這只不過是一個讓石碑困住的鬼,而且它已經讓無底洞吞噬了,或者說這個陰魂本身已經成為這個無底洞的一部分了。

    司馬灰想起穿過石碑之前,在裂隙中看到的情形,可以斷定石碑擋住的是有生之物,聽說過“借尸還魂”。而躲在石碑里側的東西,或許能做到“借魂還尸。”也就是復制在石碑前死掉的人,至于具體是怎么回事,暫時猜想不透,很可能這個東西變成了“二學生”想要逃往洞外,但被在接近石碑的時候嚇死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這些事件像磁帶一樣不停重復,當考古隊穿過石碑之后,也無意間掉進了這卷磁帶當中。

    高思揚覺得這只是司馬灰一廂情愿的猜測罷了,沒有任何依據,畢竟大伙都被困住了,現在根本找不到“拜蛇人石碑”的個置,怎么證明“二學生”能讀出碑文?

    羅大舌頭也以為就憑“二學生。”變了鬼也不可能認識碑文,司馬灰未免太抬舉這小子了。

    勝香鄰卻感到司馬灰說的有一些道理,不過要證實這種猜測,唯有先找到“拜蛇人石碑”然后才能確認。

    這時“二學生。出聲哀求,賭咒誓根本識不得碑文,如今想想當時也真是糊涂,那會兒怎么就沒想到呢認識碑文的人看到石碑。又怎么會讓刻在石碑上的秘密嚇死?

    羅大舌頭靈機一動,說世上只有兩個東西懼怕石碑,一個是外面的“綠色墳墓”還有一個是石碑里側的東西,是什么也不好說,“綠色墳墓。好像從不眨眼,如果這介。“二學生”也不眨眼,那就應該看不懂碑文了。

    “二學生。聞言如接大赦,趕緊使勁眨眼,以便證明自身清白,絕無害人之心。

    司馬灰不為所動,“綠色墳墓”不眨眼是因為臉上有層尸皮,再說此人跟石碑里側的東西有什么關系,至今還不清楚,所以仍然抓住“二學生”不放,猛然抬起左手。握成拳頭說道:“你真不認識碑文?”

    “二學生”以為司馬灰揮拳要打。膽顫心驚地央求道:“長哥,你就是把那斗大的字擺在我面前,我也認不得半個啊。司馬灰冷笑一聲道:“這話是你自己說的,看了可別后悔。說著張開左手,伸掌放在“二學生。眼前。

    原來司馬灰為防不測,在石碑頂端攀下來的時候,順便依薦蘆畫瓢。將碑文錄在了自己的手掌心里。

    只見那個“二學生”兩眼直勾勾的望著司馬灰的手掌,臉色比死人都要難看,但過了半天也還是那副模樣。

    司馬灰心覺奇怪:“怎么還沒反應?莫非是我看走眼了?”想到這。翻過掌來自己看了一眼,心里頓時涼了多半截,暗道:“糟糕,字跡都被汗水浸沒了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快乐赛车开奖 极速彩票首页 加入卡廋真能赚钱吗 棋牌麻将平台 1o元投资赚钱 彩客网苹果 微信有什么种菜游戏能赚钱吗 2015年利用征途如何赚钱吗 广西麻将下载安装边锋 今日头条赚钱是 大众麻将苹果版 加盟一个教育机构赚钱吗 三国麻将3 动漫周边在淘宝卖的赚钱吗 卡五星在哪玩 2018厦门跑滴滴赚钱吗 江苏麻将 盐城